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写不完的,一定是下一首诗的风景

法镭闹海

——给森子

 

六年后,躺在铜鼓岭近岸的

浑圆巨石上,让清晨的阳光

洗涤一身污浊,法镭想起了

在屏东礁岩上的那个

疾雨的下午。海面一样平静,

但乌云密布,喁喁私语的情侣

假装淋湿才是爱的真谛。

法镭用草帽表演的不是魔术,

而是风火轮,一曲终了,

惊恐比阵雨更迅速地横扫

彼岸的海市蜃楼。而今天,

风平浪静得令人难以置信,

连我们的海盗旗也温情脉脉,

连远处的鲨鱼,也唱起了

迎宾曲。这都是真的吗?

潮水轻拍法镭的脚踝,

武汉儿童癫痫病医院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有如亲亲鱼结队索吻,

是诉说南海的好客?

阳光越来越暖,几乎要灼烧

空怀一身绝技的法镭。

但海水终归平静,湛蓝,

数着细沙,删除所有的脚印,

留下贝壳和海底的呻吟。

 

 

舍不得写完的一首诗

 

舍不得写完的一首诗,终于有了

最后一行。写完

忘了前一句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一点吃惊——

其实,并没有想要写完,

以为倒数第三行还空着,

上一段里,动词悬而未决,

真的吗?那么——

标题能不能先留白?

先天性癫痫能治吗f;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能不能不写完,让鼻息

持续急促地吹动记忆?

一个反复涌来的声音,

如何才能永不停止?

最后一行的拳头,

打在无边的虚空里,

多想有更多的字闪出火花,

让没完没了的聒噪,

湮没终点的悬崖。

一首诗的悬崖不远,

会拉开更广阔的视野。

写不完的,一定是

下一首诗的风景

 

 

开车途经一个名叫吊诡的小镇

 

雪下得比脾气还大。梦里的儿童

在云上堆出了好几墩胖乎乎。

 

癫痫病因都有什么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倒流的泪水里满溢着幸福?

疾驰到远方,恰是曾经的悬崖。

 

鹅毛送来了软刀子,进去的苍白

要从我的名字里扎出绯红。

 

练得漂亮时,一路上的刺骨

齐发出万箭穿心的光芒。

 

行到水穷处,松针便打开

欢乐冰冻山谷,让破晓响彻心扉。

 

彩虹再涂脂,泥泞再抹粉也

遮不住青山——都是旧相识。

 

来不及回到未来,我先把

整个冬季反穿在身上。

 

飞起来的风景又停在云端,

像二十多年前一样,遥不可及。

 

呼和浩特治癫痫三甲医院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锯木厂的冬天

 

锯齿长,白昼短。

厂长把森林捆起来堆到河岸上。

小瀑布暗藏鱼玄机,顺枯枝

偷偷吟诗,一边磨牙

一边吮吸融冰。

厂长梦见从树皮下锯出小康,

听北风,也一样嘶哑,

好像木屑卡在舌根。

雪要给冬天润喉,却忘了

鹪鹩的清脆嗓门是怎样练成的。

厂长独自爬出削片机,

满身裂痕,好像雪山的布景

在切分音下陷入迷狂和呢喃。

 

来源:《诗刊》20174月号上半月刊“方阵”栏目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