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诗人杨廷成:可可西里之魂(长诗)



诗人简介:杨廷成,男,汉族,青海平安人。出版文学作品集《乡土风语》《风吹河湟》等6部;策划主编文学作品集《放牧的多罗姆女神》《酿造麦酒的黄昏》等10多部。被诗评界称誉为新时期青海“河湟诗歌”的标志性诗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可可西里之魂(长诗) 

——献给杰桑·索南达杰的挽歌

杨廷成



1994年元月18日,苍茫辽远的可可西里,夜色如墨,冽风似剑。年轻的杰桑·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惨遭歹徒枪杀,年仅四十岁。

 

序曲

 

中国西部,一片隆起的雄性陆地

千百年来被视为人类的生命禁区

沙原上,飙风吹响亘古的号角

蓝色湖是一支无声而寂静的谣曲

这片辽远、磅礴的土地哟

浸透着无法阻挡的诱惑与神秘

 

当第一缕野性的光瀑沐浴旷野

沙狐的子孙披一身耀眼的光亮

在茫茫天地间尽情的舞蹈和鸣唱

当银质的满月在朔风中挂在苍穹

藏羚羊的犄角挑一轮圣光

眸子里溢出星星般烁亮的渴望

 

野牦牛雄风般蓦然掠过

那是北方的冰河在春雷中解冻

盘羊们游闲地品味青草的芬芳

犹如大片的云朵飘浮于无际的碧空

黄金,这种让人世间充满悲喜的金属

又牵动着多少贪婪者疯狂的神经

 

哦,遥远的可可西里哟

豹子峡的罡风是你父性的雄浑

太阳湖的碧波是你母性的慈润

哦,神秘的可可西里哟

你扬起的沙暴让卑贱的灵魂更加无耻

你飘舞的雪花使高尚的品格更加永恒


宝宝得了癫痫病能吗n;"> 

早春:英雄挽歌

 

春天的故事并非童话般悦耳动听

而英雄的挽歌总是那样撼天动地

此刻,雪山之鹰在风暴中折断了翅羽

长眠于牧歌如潮的巨泽大野

可他翱翔的英姿却与蓝天共存

巍巍雪山就是他人生的无字丰碑

 

早春的风肆虐地掠过高原

延伸到天际的路是那样的遥远

车轮在呼啸的北风中压过山脊

为壮行的英雄谱写一支西征序曲

可可西里的山山水水在心头浮起

那里将有鹰的子孙把英雄史诗书写

 

魔鬼般嚎叫的枪声刺穿沉沉沙野

美丽的藏羚羊悲泣着汩汩流血

当盗猎者疯狂地仰天长笑之际

沙狐们明亮的眸子顿然失去了风采

绿茵覆盖的土地被挖掘得千疮百孔

而采金者的窃窃私语却使大地微微抖颤

 

枪声响起,他的心在滴滴流泪

脉管里涌动着藏家男儿难言的悲愤

人世间谁不痴恋自己的家园

可可西里本是精灵们温馨的村落呀

夜色苍凉,繁星怒睁惊恐的眼睛

中国西部,一曲英雄之歌即将诞生

 

曾穿透精灵们身躯的罪恶之弹

使一尊不屈的雕像猛然间迅及坍落

英雄的血与精灵们的泪交融流淌

黑夜中难眠的怒目使罪恶的身影狼狈逃去

历史铭记:1994年元月18日之夜

如泣如诉地飞雪覆盖了可可西里

 

他壮烈地倒在大地上

仿佛是婴儿静睡在母亲的怀抱中

藏羚羊如剑的犄角直刺夜空

运动可以抗癫痫吗 style="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环簇着英雄为他流泪护灵

哀思的寒风拍打着太阳湖水呀

一支雄壮的挽歌在西部旷野上悲鸣


 

写在雪原上的颂辞

 

那是二十年前的金色之秋

河湟谷地麦香味醉染古城

西宁东郊,有青春年少的书生

走出了赐予他母乳般厚爱的校门

是雄鹰,总是眷恋着草原

苦苦劝留未能打动他归去的心

雪域,铃声中匆匆的脚步

摇响着他对草地子孙的深情

白雪般飘落的粉笔沫里

是他青春闪耀火花的证明

记得眼睛如黑宝石的学生扎西吗

山路弯弯,是你步行四十公里背他治病

 

雪落草原静无声

你惦记着雪野里孤舟般的帐篷

雪路皑皑,一串串脚印向远方延伸

冰河滔滔,一阵阵呼唤回荡在山岭

而当发现雪海里隐约闪现的帐篷时

你哭了,藏家男儿的泪花打湿了衣襟

 

炊烟飘起的地方

就有你行色匆匆的身影

那匹陪伴你走遍教学点的老马

铜铃叮当,扬起一路烟尘

听说卓玛家的小央金又辍学了

昼夜兼程的你油灯下表述着滚烫的心

 

可可西里的噩耗如晴天雷声

把故乡索加草原顿然间震惊

父老们列队仰望西去的长云

双手合十祈祷他们的儿子早日安眠

就在这方贫脊而丰饶的草地上

索南达杰的故事在每一顶帐篷里流传

 

小儿癜痫天天小发作yle="font-family: 宋体, SimSun;">沱沱河的涛声在轻轻地叙说

冽风中你七天七夜勘察运输线的壮举

云朵般飘过的羊群在默哀中怀念

那位使它们旺盛繁衍的乡党委书记

云山深处的公路似一条哈达

那是儿子献给故乡母亲的一份厚礼

 

你点燃了巴吾老人心中熄灭的灯

泪雨滂沱,他念着英雄的名字闭上眼睛

你温暖了阿卓老人八旬的梦幻

那是一个共产党人厚重的深情

而你纯朴的妻子,天真的儿子

在除夕的鞭炮声中盼望你早归家门


 

可可西里之魂

 

大自然的神工鬼斧

造就了可可西里这片野生动物的乐土

太阳湖处子般纯净的记忆中

阳光下的土地拒绝一切罪恶

可如今那些惨遭戕殃涂炭的生灵

惊恐的眼神望着文明人类的枪洞

不愿有藏羚羊枪口下绝望的哀鸣

不愿有野牦牛屠刀下悲痛的呻吟

不愿有黑骏马车轮下伤感的嘶声

不愿有金牧场狂掘下缄默的悲愤

他十二次进出这片生命的禁区

那可是怎样的历经千难万险的征程

 

面对持枪偷猎的强盗

你以柔弱的身躯挺起大山的巍峨

零下四十度的寒流如刺刀般袭来

父老的期盼是血液中滚烫的大河

在冰雪沼泽覆盖的无人区里

描绘蓝图你忘却了孤独与饥渴

 

妻子望着地图上遥远的红点

似乎看见你挑灯夜战熬红的眼睛

儿子捧起你带给他的可可西里石子

仿佛掂量出父辈语重心长的话语

癫痫的治疗要多久?体, SimSun;">西部工委,简陋的办公桌上启封的香烟

在等待疲乏的县委书记细细品味

 

每一次西部之行都是一曲壮歌

每一曲壮歌都是英雄的血泪谱成

雪山垂泪,遗憾他未竟的事业

沙原默哀,凭吊狂风中失踪的身影

可可西里的每片土地上

都有索南达杰不肯离去的忠魂


 

并非休止的音符

 

一颗流星的壮烈陨落

把光焰四射的生命之火留在苍穹

1994年2月3日,治多县城

花圈是涨潮的海水在街头簇拥

胸前的白花是一丛丛银色的火焰

草原儿女在默默地送别英雄

 

你凝视远方的黑色瞳仁

是在眺望美丽而神秘的可可西里吗

你似乎微微启开的双唇

又想告诫活着的人们什么

草原之鹰怎能安息长眠

因为耳畔又响起令人揪心的枪声

 

雪山深处的小学里歌声朗朗

索加草原的公路上车轮滚滚

原野上牛羊涌动牧歌旋律是那样醉人

你流血的土地上又响起了巡山人的足音

英雄倒下,不是一枚休止的音符

而是可可西里壮歌震人心旌的轰鸣

 

哦,歌声自雪野里哗然而来

吟颂着你四十个春秋的风雨历程

在遥远的蓝天与草地之间

一群群年轻的鹰迎风沐雨搏击长空

让我们用行动书写不朽的悼文

染亮可可西里没有邪恶的每一个黎明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