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潋滟的桃花(二十三)千里之外的疼怜_散文网

她并没有想立刻进去,只是趴在病房门口,她也没有立即去问的,而只是偷偷的望了望那个病床上的那个大男孩詹飞。等小花看见了也清楚了詹飞他的脸,小花竟不由惊呆了,原来这世上还有这样俊俏的脸。小花心里的小鹿竟此时砰然的跳了出来。

小花喊了自己父亲一声,王大爷便高兴的把小花拉倒了詹飞的病床前,并小声的告诉小花,面前的这个男孩也许失忆了。而王大爷自己呢,要选这个男孩做小花的女婿,也就是让詹飞做那小花的老公。

小花看着这样清秀的詹飞,心里似乎有了别样的情愫,别样的感觉,脸上竟热热的跑了出来,原来小花去给詹飞去买衣服了,因为她刚才看到那詹飞的外套都破破烂烂的,心里就倾刻间有了小“酒窝”。她小花还是第一次给男孩买衣服呢。

她可是真的还没有多少经验,但也许正是出于小花有点喜欢詹飞了,所以还是买了一套比较时尚的衣服给詹飞。本来还有点怀疑自己女儿的王大爷,见自己的女儿拿着一套衣服和吃的过来了,就多少也明白了一些。所以,王大爷也不再追问小花,是不是喜欢眼前的这个男孩了。

可是这王大爷毕竟老了,竟不由的眼角有了些许湿润。这样做,他是不是自己委屈了女儿小花呢。小花本想自己亲自给詹飞换件干净的衣服,可自己毕竟是那待字闺中的,所以想了又想,就把衣服给了王大爷。

王大爷帮詹飞换掉了旧衣服,但王大爷换衣服时,却没发现那破旧的衣服中却藏着一张完好的照片,那张箫淼与詹飞小时一起骑木马的合影。( 网:www.sanwen.net郑州军海脑病医院 )

王大爷帮詹飞脱掉了那些破烂不堪的衣服,本想留着,但王大爷他又怕詹飞会想起什么,甚至他也不想让詹飞再回到从前,所以就随手丢了它,也同时丢带了那照片。

可谁知这破烂的衣服里,却藏着一张完好的相片。也许只是唯一能证明詹飞的,却被扔掉了。

而这张相片却被一个护士正在往垃圾桶倒时发现了,因为她特别喜欢这张相片,所以就留了下来,而并没有丢掉。

詹飞在医院休息了好几天,他感觉自己好了许多,也许因为毕竟那王大爷家中也不是很富裕,所以詹飞他就提前出院了。再说,那王大爷住的本来就是有点偏僻,自己的女儿小花也就从小当男养着,所以有关她家添了一个人的事,也就很少有人知道。

那詹飞不几日,就能下床了,只是詹飞对的都记不起来了。所以他就听从王大爷的安排,叫王大爷阿,喊那小花为。

只是当詹飞每次喊小花时,小花的脸都会羞答答的,常常惹得这詹飞都不好意思,可是他自己竟不知小花怎会这样。也许,王大爷也没给詹飞说那么多。

那去找詹飞的箫淼呢?箫淼从航空公司打听到詹飞的遇难地,就不顾一切的找到哪里,并四处打听着,四处寻找着,但却没有找到一个人影,所以那箫淼就只能哭啼啼的回去了。

由于那箫淼过度,身体也每况愈下,日益憔悴。大鹏看了很是心疼箫淼,所以也就一直安慰着箫淼,并四处寻找着詹飞,可时光却又在这样的不慌不忙中渡过了一年。

一年后,大鹏不忍心箫淼这样,就像箫淼提出了的请求,那大鹏本想着箫淼会拒绝,可是这次箫淼却毫不犹豫的答应宜春哪里癫痫治的好了。于是,也就出现了本文的第一画面,箫淼结婚,只可惜新郎不是那詹飞。

再说,那医院中捡到相片的护士,十分喜欢这相片,又因为她平常喜欢写些发些小文章,所以就选用了这张相片做了插图,并根据这张相片写出了一部言情。那小说在网上甚是受大众欢迎。那素梅也是在无意间浏览网页,才看到那张相片的。

只是那箫淼的婚期近了,素梅要不要告诉箫淼。大鹏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了詹飞遇难的那一天,也许那大鹏本想着让箫淼从那天忘了詹飞,忘了,而从此让箫淼跟自己有一个崭新的。

那素梅本想着自己的闺蜜箫淼就要结婚了,箫淼的精神也有点好转了,所以也不想让任何情况去打扰箫淼,所以她就一直迟疑着。那而素梅她自己的在哪里呢?素梅不仅深深的问着自己。这插图的事自己要不要告诉箫淼呢,素梅矛盾着,她在担心着箫淼的幸福,毕竟箫淼家就只能靠箫淼了。

那大鹏会不会生气呢?或许没这张相片,他们会更幸福呢?但也许这样对她素梅很不公平,对詹飞也不公平。那大鹏会生气吗?那我素梅的幸福呢?所以素梅再三考虑了好久,还是在箫淼与大鹏马上结束时,拨通了箫淼的电话。

箫淼见是素梅打来了,本想埋怨素梅今天她为什么不来,可是她箫淼真的却没有这个勇气,因为她知道是自己抢了那本应该属于素梅的幸福。

素梅在电话中跟箫淼解释着,但当箫淼正准备挂电话时,素梅她告诉箫淼:在一个网页上看见了詹飞跟箫淼小时合影的那张相片。也许这张相片可以证明詹飞他还没有死。

箫淼听到这里,就不顾一切的挂了电话,然后用手机打开了素梅说的那个网页。果然,自己跟贵州癫痫病治疗,看这里詹飞小时合影的相片在那里被用作了插图。

然后那箫淼就不顾那么多的亲人和,“嘭”的一声,跪在了大鹏的面前,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大鹏,并祈求大鹏再给自己一些。众人惊呆了,箫淼也在苦苦的哀求着大鹏。

大鹏甩了甩手,众人也紧接着散了。那老箫扶起了满脸泪花的箫淼,并轻声的质问着箫淼真的要这样一直找下去吗?

箫淼使劲的点了点头,神情是那样的决绝。 “爸,不这样,我心会很痛的。”箫淼哭着喊着,只是感觉这迷茫中多少都有了丁点慰藉。而那素梅也在给箫淼打完电话后,来到了婚礼现场。

就在大鹏转身正准备离开时,素梅紧紧的抓住了大鹏的手,并对轻声对大鹏说:“大鹏,给箫淼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大鹏看着这神色匆匆的的素梅,毕竟这么多年,素梅她也为自己做了不少。况且那大鹏已经开始从心底渐渐的慢慢的喜欢上了这素梅。

可大鹏的苦,谁知道,难道这样就对大鹏好吗?而那大鹏,尽管眼睛湿了又湿润了又润,可眼泪却始终终究没流出来,谁人懂呢?显然大鹏有些不开心,所以大鹏就不再多语选择了离开。不过大鹏还是拜托素梅暂时要好好照顾箫淼,也让素梅给他自己一点时间。

他大鹏真的此时需要冷静一下。这也许就是,但解释显得多余。

那大鹏虽然从婚礼现场走了,但他却并没闲着。因为他同样也不希望詹飞死会掉,会从这个世上消失。那詹飞毕竟是大鹏最好的铁哥们,这那自然没的说。所以大鹏就回去查了那有关部门调查了作者的详细地址,然后就把这些信息发给了箫淼。

那箫淼回到家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中,就一改往日的懒散样,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正在简单的收拾一些行李,准备出发去找詹飞呢。那箫淼一见到大鹏发来的短信,也就清楚的知道了大鹏已经原谅了她。

可尽管如此,箫淼还是拨通大鹏的电话,再次谢了谢他,只是那沙哑的声音也已经在告诉那大鹏,箫淼累了,她受了伤害,她需要活下去的勇气。

但大鹏还是坚定的对箫淼说:“詹飞如果找不到,我还是愿意娶你,陪你终身,即使你不曾爱过我……”

箫淼听了大哭了起来,一个劲的对电话中的大鹏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素梅也顿时明白了,这不简简单单的只是爱,更是那博大的情怀,那朋友之间最大的支持与扶持。所以那素梅无意中就更喜欢大鹏了。

那箫淼也在电话中告诉大鹏:她真的不想让自己今生留有遗憾,所以才去找了那詹飞。而那大鹏只是想让箫淼清楚的知道:没有了詹飞,他同样可以照顾好她箫淼的一生一世。

可真的能这样吗?有些东西能代替,感情能代替的了吗?就像箫淼对詹飞的爱,他大鹏能代替吗?

箫淼根据大鹏发来的信息,很快就找到了该小说的作者并找到了作者所的医,所以箫淼就急着想问清楚这关于插图的事。可那作者只是说,那张相片是无意中在垃圾桶中捡到的。

箫淼于是就向那作者要去了那张相片,并向那作者解释道:那个相片上的女孩就是她,而她现在是来找相片上那个男孩,也就是她的男朋友詹飞。箫淼见到了这张相片,开心的竟哭了起来,一种很久没来的亲切感扑面袭来。箫淼找詹飞找的真是很辛苦。

首发散文网: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