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我和书的故事_散文网

我和书的

李发明

闲暇之余,有的人喜好上网,有的人喜好喝酒,有的人喜好与聊天……,我最大的喜好是到书店去享用无尽的精神大餐。每当置身于种类繁多、装帧的书的海洋的时候,我的心里总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激动,就像是一个贪杯的酒鬼面对一坛坛美酒所表现出来的兴奋和贪婪。此时此刻,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候那段渴望读书的日子……

38年前,我出生在河北一座偏僻的小山村,没有当兵前未曾走出过大山一步,连绵起伏的群山挡住了我投向远方的视线,却更加唤起了我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和走出去的渴盼。也许正因为如此,孩提时代的我非常喜欢听故事,渴望看到大山外面的一切。上小学二年级时,我开始喜欢上了读书,至今仍清楚地记得,读的第一本书叫《高玉宝》,是哥哥跟别人借的。尽管书里有很多字不认识,但我还是一口气读了下去,被书中精彩的故事深深地吸引着。书成了我时最好的。以后,又读了一些、等方面的书,书把我带进了一个新奇的世界。

那时候,村里不过三五百口人,识字的没几个,能够买书和藏书的人更是绝无仅有,好在村里已经安上了有线广播,找不到书读的我便迷上了听广播。一段,电台里正在播快板书《西》,每天午饭后,我就爬上院门口的草垛子,支楞起耳朵准时收听。那神奇美妙的神话故事如蜜糖般吸引着我,令我如痴如醉,欲罢不能。偶尔,因停电或者其他原因,大喇叭中途没了声音,我便急得直跺脚,一个下午心里都闷闷不乐。

一天,我无意中发现村代销点(公社叫供销社)的售货员每天中午也在听《西游记》。他有一台木壳收音机(可能是当时全村唯一的一台)。于是,每到中午,我就趴在他的窗外偷听。下或刮风的时候,我常常被冻得全身瑟瑟发抖,脸上落了厚厚的一层黄土,可我就是舍不得走开。就这样,我不但听完了快板书《西游记》,还听完了武汉哪里治癫痫病评书《岳飞传》、《杨家将》等,懂得了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岳飞、忠心耿耿的杨家将士们;知道了阴险狠毒,陷害忠良的秦桧和潘仁美。也晓得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好人会被人们颂扬,坏人会被世代唾弃!( 网:www.sanwen.net )

那时,为了得到一本书,即便饿肚子,我也心甘情愿。

上小学四年级那年,学校组织我们到公社过“六一”节,给了我两块钱,让我中午买饭吃。到了公社后,听人说这里有一家书店,我便跑了去。这个所谓的书店其实卖的主要是一些过期的杂志,全部家当顶多有二三百册书。然而对于我来说,生平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书。我拿起这本,又捧起那本,每一本书都不释手。我想,要是这些书全部归了自己,那该多好啊!可自己的口袋里只有区区的两元钱,这可是我的“午餐”呢!我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攥着这两块钱,心里很是矛盾:如果买了书,就得饿一天肚子;如果填饱了肚子,就错过了难得的买书的机会(我当时出门的机会很少,更谈不上有零花钱)。最后,我狠狠心,掏出已被我攥出了汗的两块钱,买下了《少年文艺》、《儿童》、《东方少年》等书。钱,一分都没有剩下。中午,同伴们用家长给的钱买了汽水、面包,聚集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着,喝着,一个个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我装作已经吃过的样子,一个人躲在阴凉处翻阅新买来的杂志。尽管心里一阵阵饿的发慌,但很快就陶醉在书的油墨香中,忘记了任何烦恼和疲劳。

因家境贫寒,上完中学后我就当了兵,我用微薄的津贴先后买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书,陆陆续续读完了古今中外的许多文学名著,并且还爱上了。在部队任报道员和报道干事时,有“豆腐块”和“萝卜条”不时出现在军内外的一些报纸和杂志上。在部队首长的关怀和个癫痫症状会遗传么人努力下,我被保送上学并提干,命运一天天发生着改变。

时光荏苒,如梭。从当兵走出大山到今天,我已在沈阳这座美丽的城市了整整20个年头。20年里,我从一个农村娃变成了一名,从一名军人变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我的家庭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哥哥姐姐们从低矮潮湿的土坯房全部进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我也由刚时居住的60平米老式楼房搬进了100多平米的花园式小区住宅。酷爱藏书的我,专门为自己布置了一间书房,结实漂亮的书柜里,几千册图书整整齐齐地摆放其间,一尘不染。我深深感到,我的命运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改变是跟我喜欢读书和爱好写作分不开的,但我更加清醒地知道,改变自己命运的,不仅仅是个人努力的结果,而是我们整个国家,整个社会进步发展使然。如果不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赶上了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就不会有我和千千万万个家庭的生活。国富民则强,国旺家则兴,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李发明

闲暇之余,有的人喜好上网,有的人喜好喝酒,有的人喜好与朋友聊天……,我最大的喜好是到书店去享用无尽的精神大餐。每当置身于种类繁多、装帧精书的海洋的时候,我的心里总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激动,就像是一个贪杯的酒鬼面对一坛坛美酒所表现出来的兴奋和贪婪。此时此刻,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候那段渴望读书的日子……

38年前,我出生在河北一座偏僻的小山村,没有当兵前未曾走出过大山一步,连绵起伏的群山挡住了我投向远方的视线,却更加唤起了我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和走出去的渴盼。也许正因为如此,孩提时代的我非常喜欢听故事,渴望看到大山外面的一切。上小学二年级时,我开始喜欢上了读书,至今仍清楚地记得,读的第一本书叫《高玉宝》,是哥哥跟别人借的。尽管书里有很多字不认识,但我还是一口气读了下去,被书中精彩的故事深深地吸引着。书成了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我少年时最好的伙伴。以后,又读了一些童话、寓言等方面的书,书把我带进了一个新奇的世界。

那时候,村里不过三五百口人,识字的没几个,能够自己买书和藏书的人更是绝无仅有,好在村里已经安上了有线广播,找不到书读的我便迷上了听广播。一段时间,电台里正在播快板书《西游记》,每天午饭后,我就爬上院门口的草垛子,支楞起耳朵准时收听。那神奇美妙的神话故事如蜜糖般吸引着我,令我如痴如醉,欲罢不能。偶尔,因停电或者其他原因,大喇叭中途没了声音,我便急得直跺脚,一个下午心里都闷闷不乐。

一天,我无意中发现村代销点(公社叫供销社)的售货员每天中午也在听《西游记》。他有一台木壳收音机(可能是当时全村唯一的一台)。于是,每到中午,我就趴在他的窗外偷听。下雪或刮风的时候,我常常被冻得全身瑟瑟发抖,脸上落了厚厚的一层黄土,可我就是舍不得走开。就这样,我不但听完了快板书《西游记》,还听完了评书《岳飞传》、《杨家将》等,懂得了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岳飞、忠心耿耿的杨家将士们;知道了阴险狠毒,陷害忠良的秦桧和潘仁美。也晓得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好人永远会被人们颂扬怀念,坏人会被世代唾弃!

那时,为了得到一本书,即便饿肚子,我也心甘情愿。

上小学四年级那年,学校组织我们到公社过“六一”儿童节,母亲给了我两块钱,让我中午买饭吃。到了公社后,听人说这里有一家书店,我便跑了去。这个所谓的书店其实卖的主要是一些过期的杂志,全部家当顶多有二三百册书。然而对于我来说,生平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书。我拿起这本,又捧起那本,每一本书都爱不释手。我想,要是这些书全部归了自己,那该多好啊!可自己的口袋里只有区区的两元钱,这可是我的“午餐”呢!我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攥着这两块钱,心里很是矛盾:如果买了书,就得饿一天肚子;如果填小儿抽搐症的原因引起的饱了肚子,就错过了难得的买书的机会(我当时出门的机会很少,更谈不上有零花钱)。最后,我狠狠心,掏出已被我攥出了汗的两块钱,买下了《少年文艺》、《儿童文学》、《东方少年》等书。钱,一分都没有剩下。中午,同伴们用家长给的钱买了汽水、面包,聚集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着,喝着,一个个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我装作已经吃过的样子,一个人躲在阴凉处翻阅新买来的杂志。尽管心里一阵阵饿的发慌,但很快就陶醉在书的油墨香中,忘记了任何烦恼和疲劳。

因家境贫寒,上完中学后我就当了兵,我用微薄的津贴先后买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书,陆陆续续读完了古今中外的许多文学名著,并且还爱上了写作。在部队任报道员和报道干事时,有“豆腐块”和“萝卜条”不时出现在军内外的一些报纸和杂志上。在部队首长的关怀和个人努力下,我被保送上学并提干,命运一天天发生着改变。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从当兵走出大山到今天,我已在沈阳这座美丽的城市生活了整整20个年头。20年里,我从一个农村娃变成了一名军人,从一名军人变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我的家庭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父母和哥哥姐姐们从过去低矮潮湿的土坯房全部进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我也由刚结婚时居住的60平米老式楼房搬进了100多平米的花园式小区住宅。酷爱藏书的我,专门为自己布置了一间书房,结实漂亮的书柜里,几千册图书整整齐齐地摆放其间,一尘不染。我深深感到,我的命运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改变是跟我喜欢读书和爱好写作分不开的,但我更加清醒地知道,改变自己命运的,不仅仅是个人努力的结果,而是我们整个国家,整个社会进步发展使然。如果不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赶上了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就不会有我和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幸福生活。国富民则强,国旺家则兴,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首发散文网: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