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蚊子与文字_散文网

昨无眠,与蚊子斗了一晚上……

和往常一样,晚上零点准时熄灯睡觉,很快进入了想,迷懵之间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潜意识中一个巴掌打出,“啪”,被自己打醒,右脸传出阵阵火辣的感觉。

坐在床上愣了半天,一看表才零点十八分,哑然失笑,喝口水,转身又睡。半梦半醒之时,那个细微却又刺耳的声音又在头顶响起。左手在头顶挥了几下,声音戛然而止。

可是,不到半分钟,那讨厌的声音又锲而不舍的响了起来,心中一阵火起。起床、亮灯、戴上眼镜,拿起枕巾,心中暗自咬牙,这次不把这只破蚊子打死,坚决不睡觉。结果绕着卧室找了两圈,没找到那只该死的蚊子,看着开着的卧室门,恍然大悟,也许怕死飞出去了吧,把门关住,打开窗户,然后熄灯,安心的躺在了床上。

半天不能入睡,突然想起白天,老婆问要不要撑上蚊帐,我说天还不是太热,蚊子还不多,等几天吧,其实是有点怕麻烦,蚊帐放在衣柜底部,不想折腾。早知道撑上了,也不会大半夜的被蚊子咬醒了。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 有知道的吗

刚想到蚊子,那翅膀高速震动的声音,又传到了耳朵边。打开灯坐在床上仔细的寻找着,终于在床头柜底部靠地面的位置找到了一个不是太明显的黑点,心中虽然恼怒,不免还是赞叹蚊子的聪明,竟然知道利用“灯下黑”,连“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这个道理也明白。( 网:www.sanwen.net )

我在怀疑者蚊子是不是也进化了,每当我扬起手势,它就会飞到高处,躲过我一次又一次的杀机。于是,我被绕的头晕眼花的,打了三四次无果,一咬牙,跑到杂物间找出苍蝇拍、灭害灵、电蚊香来。心中暗恨,哥这次武装到牙齿,不信搞不死你。

关上门窗,先把电蚊香插上,然后拿起灭害灵一口气喷了半瓶,结果我还没有用到苍蝇拍,发现这只蚊子竟然死翘翘了。蚊子死了,心头的气也消了,令人尴尬的是,满屋子的灭害灵气味呛得人不能进去,如何睡觉!无奈打开门窗,通风换气,自己站在阳台上抽烟。太原癲痫病医院>

吹着夜风,心里不免好笑。大晚上的跟一只蚊子过不去,可是蚊子兄弟也太不够意思,你说前半夜爬格子的时候看不到你的影子,一到熄灯之后,总是见你窸窸窣窣地探头探脑地在我周围晃悠,都进化这么多年了,飞机都无声了,你的飞动还一如既往发着“嗡嗡嗡”声音,这不是找拍吗?或者你不要吸血了,改抽脂肪,那你将会多么受人类的欢迎呀。

半个小时之后,气味散尽,躺在床上,却再无睡意,于是,重新打开电脑,准备写一段,记下这件事情,再怎么说,你身体里流的也是哥的血,好歹算是有点血缘关系吧!可就在我敲击蚊子的是时候,发现自己无意之间竟然打出了“文字”这俩个字。不由得引起了我的思索,蚊子和文字是什么关系呢?

我的意识中,文字是否和蚊子有雷同之处呢?有时候文字好比如影随形的蚊子一样,让我头疼不已。蚊子本来是无所谓文字的;文字本来也是与蚊子没有关系的,可是它遇到了我,就不能不产生一点关系。它们的共性就是,它们同名,发音都是“wenzi”。它们都在未经我同意的前提下,上了我的榆林治癫痫病医院排名床。不同的是,一个被我拍死在纸上,一个被我拍死在墙上。

试想一下在古代,那些秉书夜谈的墨客在日晚上,他们为蚊而困,因要专心读书,顾不上手舞足蹈的去逐蚊子,以至于常常被叮的体无完肤。也或象我这样夜不能寐的人大有人在!

“五月中夜息,饥蚊尚营营。但将膏血求,岂觉性命轻。顾己宁自愧,饮人以偷生。愿为天下幮,一使夜景清。”那天晚上唐人孟郊也经历了类似我的过程。于是立下宏愿,发誓卖蚊帐,使世人再不受蚊子之苦。结果如何,不得而知,反正他这首《蚊》诗,是天下闻名了。

清人赵翼家境不好,每到晚上睡觉前,总是千般小心万般仔细,如此这般也不免被蚊子所乘。于是提笔成诗,感叹如下:“六尺匡床障皂罗,偶留微罅失讥诃。一蚊便搅一终夕,宵小原来不在多。”一只蚊子竟然搅出了一堆文字,看来蚊子也不是一无是处。

在古代,也有不少卑微小吏,官场失意,看不惯有些狗苟蝇营之事,跟随戚继光抗倭的陈大成,屡受奸邪小人欺侮,很不如意,于是“借蚊喻人”写了一首羊颠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咒蚊》诗: “白向炎时,营营应苦饥。进身因暮夜,得志入帘帷。嘘吸吾方困,飞扬汝自嬉。西风一朝至,萧索竟安之。”把小人如蚊子一样趁人之困,吸人之血,一旦得志便沾沾自喜,忘乎所以,岂不知好梦不长,一挨秋凉它就死到临头的猥琐性情刻画的惟妙惟肖。如果不是深受其害,哪能写出这样有味的文字。

也有心态好的,唐朝有个叫杨鸾的诗人,写过一首《即事》:“白日苍蝇满饭盘,夜间蚊子又成团。每到更深人静后,定来头上咬杨鸾。”更有甚者,清朝的沈复在《浮生六记·闲情记趣》中这样写到:“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

一阵铃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窗外大亮,我在蚊子和文字的陪伴下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洗漱完出门前,交待老婆,一定要把蚊帐撑上,我决定今晚在蚊帐里面裸睡,挑逗蚊子,把它急死。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我的祖国_散文网 下一篇: 旅途_散文网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