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瑾若初年 【Part 1 12】_散文网

末。秋初。

临近九月的触点略略清凉。

空气里是久违的清新味道。

某些不为人知的年华,肆意繁衍生息。

八月末央的,如倒带一般,悄悄按下重放。

期年之后,年少的凌乱琐碎,让人宁愿失忆,也不想再流泪想起。( 网:www.sanwen.net )

呐,瑾若初年。

我们又踩着谁的影子,延续着谁的——

【一】

北方的。

没有随风飘扬的木槿花香,没有晴空明朗的蓝绿色调,没有四处挥扬的夏味道。

不是南方的小镇。不是四季如春的地方。

尽管是句点后的第一个开篇。

路旁不知名的低矮灌木缀着纯白色的星点小花。以偌大的天空为背景,一幅淡雅色调的风景画。

简单的白色T恤,牛仔短裤的边沿被折起比普蓝前一个色度的边角,微长的发丝温顺地依偎在肩上,发尾俏皮的卷起。

——活泼可的背影。

“嘿,苏桐。”骑单车的轻轻拍打的肩。

听到呼声的女孩转过来,薄薄的刘海,还算圆滑的娃娃脸,虽称不上漂亮,但也是童颜的稚气,一如T恤上的印花龙猫。

这便是苏桐。

苏桐目光呆滞了一会,又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一副“我认识你吗”的傻气表情,而后终于恍然大悟地叹了一句:“欸,安若啊。”

“这才过了多长啊,你就不认识我了?”季安若笑着嗔怪了一句。

苏桐仔细的看了看对面的女生——依然是清透的熟褐色眼睛,纤长的睫毛在不明不暗的天气里折射出浅色的光晕。不是清凉的马尾,简单的齐刘海短发微微打了打层次。

——还是当初的模样。苏桐感叹。

安若一手扶着车把,一手在苏桐眼前晃了晃:“苏桐你在看什么啊。”

“当然是你啦,虽然换了发型,不过还是以前那个漂亮的你。”说罢,苏桐伴上大大的微笑。

两个女生就这么走着,校门前不知怎么被各色的花朵围起,新生入校的境况,是不是比前一年隆重了点。

连呼吸都那么安谧。

不是不想说些什么,只是,有些话语难以启齿。

但我们必须选择开口——

“安若。”

“哈?”

“分班……”女生刚要说下去,却又换了另一种说法,“你在L班,我在K班,以后我们还是经常在一起对吧。”

没有人注意到苏桐黯然垂下的眼睑。苏桐也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安若很赞同地点了点头,肯定地补充一句:“是啊是啊,哪一次需要借什么书或者是什么别的事情,一定要找我,听到了没?”

“喔。”苏桐嘴角上扬。

并不是佯装的微笑。你的声线穿过我的心房,宠溺般萦绕,我没用理由选择拒绝。

因为是你。

又想起一个月前的那个日子。

苏桐听说最近会有浩大的英仙座流星,赶忙准备心爱的许愿纸,满怀希望地写下的愿望。整地望向天空,期许晴天。

然而。

也许是多许了一个愿望,宇宙浩瀚无垠的星际无法承载,原本的欢欣被乌云一带而过。只剩下晦暗的云迹。

——我们只是里的一颗尘埃,渺小得微不足道。

直到瞳仁里装满悲恸,眼泪没有预兆地停息,安然睡去。

这就是现实。我们所面对的现实。

繁花入眼,却无法堪比你的笑靥。

当那些温情的话语融化进我的心里,不会再次凝结。

【二】

是一根无形的线,牵引在我们之间。因为某种原因而潜移默化地改变。直至你我相遇。

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难得的晴好天气。苏桐坐在位子上伸了伸懒腰,一如既往的将头埋进两臂之间。

蓦然间抬起头望向教室门口。穿着制服的女生正四处张望。

目光相交于一点。

苏桐习惯性地微笑,那女生略略拘谨地莞尔一笑。

一旁的桑暖暖碰了碰苏桐的手臂,一脸若有所悟的笑意:“哈,这是你的哪个有缘人啊?”

“我也不认识。不过她笑起来挺像安若的。”苏桐转过头来。

“是啊是啊。不过你看看你,微笑成了习惯,堪比‘微笑姐’了。”

苏桐用笔敲了敲暖暖的头,反问一句:“笑还有什么不好啊,这证明我每天都很。”

微笑。我们所熟知的微笑。

不经意的面向你,报以阳光灿烂的笑面。

逆着阳光,我看到你的面容,如此熟悉却又不知在哪里相见。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预言。

放学时苏桐去影印室影印资料。耳畔是熟悉的英文歌。安静的调子,宛若天籁。苏桐说过,这是学校里最有意境的时刻。

走在含睿楼和汀毓楼间的窄小过道里。前面的两个女生说说笑笑,很开心的样子。

“安若。”苏桐轻声唤了一句。

两个女生同时转了过来。

安若摆了摆手,拉着女生苏桐走去。

“阿桐,”安若介绍说,“这是我的新同桌,夏千浅。”然后又指了指苏桐,“这是苏桐,我的好。”

千浅看着苏桐,眼睛里漾着的高光。

“哈,我们俩早晨刚见过。”苏桐的语调很欢喜,“呐,你好啊,我叫苏桐。苏打的苏,梧桐的桐。”

“恩,你好苏桐。我是夏千浅。”千浅的声音很甜美。

武汉癫痫比较新治疗方法>“千浅?真是有诗意的名字。呐,我们从今天开始就是朋友啦。”

语罢,千浅比苏桐更主动地伸出手,拉起苏桐。两人笑的云淡风轻。

安若。千浅。苏桐。

命中注定了我们相遇。

当缘分把我们紧紧地牵在一起,我从这边呼喊,你们从那边回应。

因为彼此重叠。

三个女孩并肩而行。路过校门口的奶茶店。

千浅主动掏腰包买了三杯原味奶茶。继而递给安若和苏桐。

“呐,我们的确很有缘分,今天见了两次,算是认识了。这是我的见面礼,苏桐。恩,安若,这就算是我的‘谢礼’吧,你是我和苏桐的牵线媒人。我们俩的确要好好谢你呢。”是千浅可爱的声调。苏桐觉得千浅的声音很独特,稍稍拖延的长音使人容易接触。

“为了你们俩的相见,我只好忍痛割爱,变老一次成为媒人吧。”安若五味杂陈的表情依然俏皮。

苏桐咬了咬吸管,接着不紧不慢说了一句:“啊,安若,媒人不一定很老。千浅,奶茶很好喝,下次换我请你们。见面快乐。”

“见面快乐。”千浅回了一句。

暮色四合。

三人在店门口道再见。

安若和千浅一同骑车回家,苏桐踩着车轮的痕迹走走停停。

我们的初年,繁若夏花。

我们是三条不平行的直线,不偏不倚地交在同一点。

是谁的面前闪烁着谁的笑靥,谁的耳廓充满了谁的歌。

从此成为一条射线,远去停止在这个结点。

【三】

今天有了彼此陪伴所以更加温暖。

“呐,安若,你和苏桐认识很久了啊?”

“是啊。她人很好呢。以后就叫她阿桐吧,反正也认识了,就不要这么见外了。”安若轻笑。

“才不要咧。我要叫她小桐。”千浅也俏皮一笑。

呐,呐,安若,苏桐,千浅。

一场邂逅,一个回眸,不知是谁温暖了谁;

一张笑靥,一缕单纯,不知是谁了谁。

苏桐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下的剪影有一种淡淡的光,把她整个身影都围了起来,果真夕阳让人有一种安静的魔力。

在这环境中,苏桐轻笑,不语。

然后,又是一天。

九月的天气,冷暖不定。昨天你还穿着T恤和牛仔短裤,今天却又需要秋季校服。

到了学校,三人却是又默契的相遇,又是大大的微笑。

“早上好。”

“早上好。”

“早上好。”

平淡的问候,我看到了你浓浓的关心。

待一天课程结束,外面天混浊得愈发厉害了。

三人又是相聚在老地方,那家奶茶店。

“安若,今天天气凉,你只穿短袖没事吧?”千浅和苏桐异口同声。

“我身体强健着呢。”说完做了一个可爱又搞怪的动作。

三人又不免一阵大笑。

出了奶茶店,就是一股冷风,安若不禁抖了一下。

千浅拖着长音:“你-不-是-强-壮-吗?”不过动作上却是解下大大的围巾,把三人一起包了起来。

苏桐和安若不禁吃吃地笑。

“千浅,我们三人,没有什么秘密了吧。”苏桐天真地笑。

“小桐、安若、千浅会陪在彼此身边。”千浅附和。

“FOREVER。”安若也笑。

九月的季节,美丽到不堪看。

是你们的,无论是美丽的还是想象的,都是那么真实。

即使不能实现,但还是一段美丽的。

直到全世界,至此,剧终。

【四】

彼此的鼓励——Justforyou。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一切都好。

呐,苏桐千浅安若。

在一家书店不期而遇。

“欸,这么巧,苏桐,千浅,你们都来了”安若对着她们微微一笑。

“怎么了,你这小丫头,不准我们一起来?”千浅对着安若抛了个媚眼。

“呀,看来我这个媒婆当得还真好”安若醋味十浓。

这时,阿桐赶紧握起我们的手,调节ing。

就是这样,真实的三个女孩,促使她们的比天还宽,比海还要深。

笑靥如花,开放在秋初的年代里

一个罐子,一套拉环,不知是谁镶嵌了谁

一杯奶茶,一包调料,不知是谁融化了谁

星期五,她们准备收拾东西放学

安若像往常一样拿出银色的小本子,准备记作业

阿桐,千浅一同背起书包着很慢的安若

谁让安若记性比较差呢。欸。

忽然,一个急促的动作出现在三个女孩的瞳孔里

千浅从安若的手里拿走本子,并看到

上面用蓝色圆珠笔写着

Justforyou。

仅仅因为你。

仅此而已。

安若随即说道:“哎呦,你们你们,是的,这一句话,激励着我,

当看到这句话,我自然会想到你们两个,于是便给我向前的暗号。”

苏桐,千浅,安若。

三个女孩的笑声

荡漾在一天中最夕阳里

三个女孩

彼此对着清澈的眼睛

“加油,加油,加油,我们三个是最棒的!”

昔日的阳光,显得那么耀眼

七月对着秋天说再见

江西治疗癫痫医院九月对着秋天说收获

夏末+秋初=

安若+苏桐+千浅=

无论是残留的

还是幸福的时光

一定会成为彼此最好的记忆

想象也好,美丽也好

总之

一句话

陪你到世界终结。

【五】

十月中旬。

的耳廓承载着脚下扬起的簌簌落叶声,醉生死一般的。

苏桐赶在校门关闭前踩着铃声小跑进校园,蓝黑色的秋季制服大了一码,将自己完完全全包裹在里面。很臃肿的模样。

含睿楼的墙壁是淡黄色的油漆,几道灰色的垂直条纹显得醒目。作为校园里的主教学楼,H型的设计的确吸引了不少外校学生的目光。

K班金色的班牌反射着阳光,给人独特的清新感觉。

苏桐习惯性的做到位子上翻了翻书包,才发现物理课本忘在了家里。

课间到L班门口看来看去,寻找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啊同学,喊一下你们班的季安若和夏千浅,谢谢。”话一出口苏桐才发现自己的口气那么官方。

那同学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径直走到教室里第二排的位置。

安若和千浅正小打小闹,洋溢着欢欣的笑意。

“季安若夏千浅,外面有人找。”

安若朝门口的苏桐做了个OK的手势,拉着千浅出门去。

“阿桐阿桐。”安若眨了眨熟褐色的大眼睛。

千浅很腼腆地一笑。

苏桐看到对面的两个女孩,才发现自己的装束还算正常。

“啊哈,你们俩还在制服外套了卫衣啊。”苏桐嬉笑着说。

千浅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安若,解释道:“学校的制服太单薄,这样会暖和点。”

“就是就是。”还是安若的风格。

苏桐下意识地拍拍自己的头,一副“怎么忘了正事”的纠结表情:“忘了忘了,借我你的物理课本用用,早晨忘带了。”

“好,你等会儿。”

下课还书时,苏桐还知恩图报地在书的夹层内夹了张纸,上面画了个大大的笑脸,写了句“谢谢啊,下次还问你借。附带两张电影票。”

安若和千浅看到这般幼稚的笔迹,相视而笑。

呐,窗外的秋风肃杀了整座城市,播放的离歌渲染。

我依然微笑,面容里没有丝毫的孤单。

静默的海包容了波澜不惊的思绪,规律般的潮起潮落。

晚上趴在书桌上给安若发短信——

如果周末有空的话给我回个信,叫着千浅一起去看电影。晚安。

就让我们无所顾忌的嘻嘻哈哈。

不会在乎是谁说的“”又是谁说的“再见”。

听着电话的嘟声想起我们一同道过的晚安,梦中呢喃这我们熟知的短句。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六】

八点二十分。

安若准时接收到了苏桐的短信。

微笑着回复——

好啊,我会和千浅说的。

转头望向窗外,漆黑的夜显得并不孤单。

因为在它的怀抱里啊,有星星,也有,甚至阳光。

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千回百转,时光流逝,不变的是你的笑靥。

就一直在那里,安静得一动不动。

十月的周末,点点大雁已向南飞。

三点五十,电影院。

三张连续的座号,把三颗心紧紧穿在了一起。

又是相遇,又是微笑。

《河童之夏》。

是这部片子。很感人很温馨。

看到最后,三人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六点整,放映结束。

“下周周末,来我家玩吧。”千浅想起了什么,笑了笑。

“诶?可以吗?”苏桐可爱的张了张嘴。

“有什么不可以啊。”安若倒是很感兴趣。

一年的第三个季节,安静而不张扬。

三个人就习惯在一起,吃吃地笑。

嘴角上扬到的弧度,很安静。

是谁让秋天像极了温暖的。

【七】

11月25日。三人约在奶茶店。

安若,阿桐,千浅三人都要了香芋味的奶茶,

各自品味着自己的那杯。

奶茶,香儿不失她的淡雅

甜儿不失她的本性,永远和香粉,水溶解在一起

就像安若,阿桐,千浅三个人的关系

过了老一大会,她们要走了,突然发现都忘记带钱了,此时此刻

三个人急得像在平底锅上烤的一样,于是,阿桐主动去跟老板说:“阿姨,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忘记带钱了,可不可以下次再补上?”

阿姨说:“没关系的,今天就算我请你们了,你们经常来,阿姨请一次,又有什么不对。'

三个女孩默默不语,安若俏皮地对着阿姨微笑,千浅有些脸红了,阿桐赶紧谢谢阿姨。

此时

在夕阳的氤氲,三个人又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季安若,苏桐,夏千浅

三个美丽而又被时光

早已定格在一起的名字

总是带给我们无穷无尽的想象

和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想这是老天早已安排好的

风儿借她一双翅膀,让她可以找到她她,天空赐给她她一双神眼,让她与她她与她她她相遇。

阜阳出名的癫痫医院,都有哪些

,秋独有的肃杀笼罩着世界

安若打开窗,呼吸者雨后清新的空气,透过房屋,仿佛看到了阿桐和千浅

这时,电话响了,笃笃笃,原来是千浅

千浅对着话筒大声地对安若说:“明天早上去爬山吧,喊着小桐,我们一起去?”

安若很是爽快的应着。

突然。阿桐的手机响了,传来了一条短信:

明早去爬山,要早起哦,赶紧呼呼去吧。祝你做个好梦。————安若。

阿桐笑着关灯,准备就寝。

三个女孩都依偎在自己那甜美的里,不知在梦里,她们是否也这样疯癫快乐的。

总之。她们的梦里一定都是想着对方的。这毫无疑问。

为什么穿过风

又绕了弯

像是不经意

却明明是刻意

最终我们相聚在这里?

【八】

十一月的天气阴沉得压抑。积层的铺满天空。一望无际的灰色色调充满眼眶,瞳仁中装满不知名的。

早晨开机时给千浅打了通电话,约好见面的地点。

“哈,千浅。”

“欸?阿桐啊。”

“是我是我。安若约好早晨去爬山是吧?咱三在哪里见面?”

“哦哦,十点左右在避风塘门口见面。阿桐要准备好啊,中午一起吃饭。”

“好。那我去收拾收拾。等会见。拜拜。”

“恩,拜。”

安若穿着三层蛋糕式的羽绒服按时等在避风塘门口。

走在路上的苏桐不时看看手中白色的手表。指针不慌不忙地走向10。

到了约定地点的苏桐正看到千浅和安若小吵小闹着。

“安若啊安若,你昨天给阿桐发短信还没说时间啊。”

“哈啊?好像忘了欸。千浅你快给阿桐打电话。”

“终于无语了。阿桐早晨就给我打过电话了。”

一旁嗤笑的女生终于忍不住笑声,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二人面前:“你们俩啊,正好互补。”

“哈啊?”两个女孩异口同声,连表情都一样惊讶。

“我就说嘛。”苏桐得意地笑笑。

十一月里微笑的你们。

冰凉的窗上呵出温暖的气体。手指滑动,写下的名字,总是你们。

日里的山峦微微,边缘被描摹得异常清晰。

三个女生略显突兀的出现在荒野,身上的色调显得异常温馨。

“呐,安若你今天穿得怎么那么像小丸子?”苏桐和千浅一同停下脚步转过来面对着安若。

安若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衣着,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不是起晚了么,所以……你们俩就不要太在意了啊。”

“怎么能不在意呢。”千浅应了一句。

“是啊是啊。”苏桐在一边搭着话。

“额,没有吧。”安若为了转移注意力,朝远处指了指,“看呐,是松树。”

苏桐看到女生一脸“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的表情,笑了一声,言道:“这山上以前种的松树挺多,下的时候很像树。”

“啊,安若,阿桐,咱三个怎么过圣诞节呢?”

“到了圣诞再说,我要好好准备惊喜给你们。”

“Secret。”

期待着二十九天之后的礼物。

就让它暂时成为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溶解在那天感动的泪水里。

安若,千浅,阿桐。

简单的字节,冗长的。

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一秒一秒的度过。

你们的呼唤传到我的耳际,整日的回放。

命中注定的缘分,无休止地延长,没有终结。

没有终结。

【九】

12月初。

九月的第一天,我们彼此相遇;

12月的第一天,第90次相遇。

树依然繁茂。

奶茶店。

习惯性的相遇,习惯性的微笑。

“呐呐,终于进入12月了呢。小桐安若你们喜欢冬天吗?”

“冬天,有圣诞节呀,春节呀,元旦啊什么的。嘿嘿,我很喜欢。”是安若不要命的笑声。

“冬天很安静。”苏桐浅笑。

五月梧桐开,苏桐是属于春夏交替的季节,暖暖的。

八月木槿开,千浅属于是盛夏的季节,热情而安静。

九月茉莉开,安若是属于初秋的季节,芳香扑鼻的。

三人漫步在大街上,彼此嬉笑打闹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三个人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继续“扰民”。

“圣诞节越来越近了。”

“是呀。”

“嗯。我最喜欢圣诞节了。”

降临,霓虹灯全亮了起来。

这样的城市,这样的美。

只是停留在美这个字上而已。

平平凡凡的小幸福,在12月的天气里,却是那么的温暖。

也许是又有人在冬天讲彼岸花的故事。

虽然是秋天的花,却有冬天的味道。

路过的花店,三色堇还在顽强的开着。

它的花语是-快乐,请我。

我希望你快乐。

所以,请思念我。

【十】MerryChristmas!

12月25日星期二天气小雪地点——南憬街

阿桐,千浅,安若约好圣诞节这一天在南憬街路口见面。

只见阿桐和安若站在路口,都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带着阿里和桃癫痫病能不能治好子卡通人物的手套

互相取暖。天空中熙熙攘攘的飘着白色的雪花。

这种白色,恐怕是世界唯有的纯美。毫无瑕疵。

突然。一个人捂住了安若和阿桐的眼睛

还能有谁,没有悬念的悬念——千浅。

千浅穿着粉色灯笼似的中号羽绒服。

千浅对着阿桐和安若做了个鬼脸,很是俏皮呢。

三个女孩再一次相遇。

在这个月中是第101次遇见。

她们有无数次个誓言要说

有无数个故事要讲

美丽的誓言,真实的故事。

珍藏的故事,约好的誓言。

千浅,阿桐,安若三个女孩走在南憬街,一段时间,都默默不语。

安若发现了一颗大圣诞树,很是意外,赶紧叫来阿桐和千浅过来看。

而后安若有一个特别另类的想法——把圣诞树上最顶端的雪星星摘下来,

“你疯了,这是别人的树欸!”千浅吃惊的瞪着大眼睛。

“安若,冷静冷静,这样做是不对的,咱们在街上买一个好不好?"阿桐哄着安若。

”好啦好啦,我观察许久了,没人来认领,么事的。”安若强调着。

于是,三个女孩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爬上去摘。

可,世事不尽如意

三个女孩同时从上面摔了下来,每人都吃了一口雪。

味道凉丝丝的,阿桐打了个喷嚏,千浅和安若都摘下自己的围脖给阿桐带上。

“欸,今天好衰,幸好摘到星星了,还是挺高兴的。”安若会心的说着。

“你这小妮子,以后不要再叫我们做这种衰事。”千浅拍着自己身上的雪牢骚道。

“好了,我觉得这件事以后一定会成为我们最美好的回忆,何尝不是一件趣事呢!”阿桐真的好明朗,好有想法。

三个女孩又一次登上了那座山的最高峰,

都开口对着撒满雪花种子的天空说

圣诞节快乐,阿桐,千浅,安若,你们一定要狠幸福才可以。

就这样,一个有意义的圣诞节离她们而去

晚上,互相发着祝福的短信,安若和千浅总是打打闹闹,而阿桐却很矜持,可有时也是很疯狂的。

MerryChristmas!

眼神透明,看穿内心

寒风的衔,吹起叶飘零

背影好像你打动我的心

和你相遇

情深意浓

我想做你的秒钟。

【十一】

十一。拾忆。

是怎样的记忆被我们拾起?

那些清晰的,温暖的,简单的,熟悉的字句。

那些熟悉的,简单的,温暖的,清晰的思绪。

让我们这样长大。

2010年的最后一个夜晚。

冷冽的风四处回旋,呼啸而过后遗留的静默。

世界苍白的如同按下静音。

苏桐缩在沙发的一角,对着电视机无所事事的看着节目。

顿然间想起了什么,打开手机准备发短信。

“啊,小妮子你也和我一样大了,2011年到了,你也长大了一岁。哎,让你姐我到另一个世界悲凉去吧。生日哈皮~永远爱你的姐。”

屏幕上显示发送成功。

越发无聊。

“二零一一年到了,啊祝亲爱的你们元旦快乐。在看跨年演唱会?——永远爱你们的阿桐”

收件人选择安若和千浅,一并发了出去。

“哈啊,是滴,在看跨年,快到晨晨了,鸡冻啊~阿桐你也元旦快乐。偶是安若。”还是安若傻傻的语气。

几乎同时收到千浅的回信。“恩,谢谢阿桐,元旦快乐!你怎么知道我在看跨年来?嘿嘿。等会晨晨要唱歌啦,期待ing。我是爱你的千浅。”

电视屏幕上出现一袭盛装的魏晨,深情演唱完几曲之后阿桐才回了信息。

“你们俩真是最铁的乐橙,欸,我承认被你们传染罗。啊晨晨好帅~”

反反复复收发了好多信息,才互道晚安。

表针早已划过十二,不紧不慢的走下去。

2011年的第一天。

和千浅认识了四个月。和安若认识了一年零四个月。

呐,你们对于我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人物。

极小的十三亿分之一。

循环到你们的时候突然停止。

像是不经意,却明明是故意。

我们相聚在这里。

【十二】

寒假已过。

第二年的2月,相比12月生机了不少。

开学的第一天就下起了雪,真是不常见。

踩着积雪,三人走入校园。

是谁又绽开了笑靥,是谁又不经意见看到了谁。

是你,是你们。

三个女孩的平淡又美丽。

我想,只需要这些就足够了。

又是时间。

“阿桐好好上课,下课来找你玩。”安若很开心。

“嗯,阿桐加油哦。”千浅安静说着。

“我会啦,谢谢。”苏桐很认真的回答。

暮冬的阳光,斜斜得照在L班和K班的牌子上。

转过身后的笑意,愈发浓了起来。

每个人都在心里说谢谢。

当世界回归本来的宁静,我们又在哪里。

在那个时候,我想,

我会遇到你。

首发散文网: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