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迎春饭店_散文网

阳三月的气候很宜人,这座小镇上人来人往。已经过了吃午饭的了,镇上的街道上清净不少,铺面里吃完饭的人们正在陆续离开,看没有什么新来的顾客,老郝和的助手兼服务员小翠说道:“咱俩把新做的招牌挂上吧?”

说着拿起那写着“迎春饭店”四个大字的招牌就往外走,小翠“嗯”了一声搬个凳子和老郝一起前后脚走到门口, 就在老郝举着牌子登上凳子,正要往上挂的时候,仰着脸观看老郝是否挂平的小翠,眼角的余光里发现饭馆进来一个新顾客。她怕怠慢了客人,赶紧走进屋里。

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瘦瘦的身材和老郝比起来显得单薄。古铜色的脸盘上有不少皱纹,给人一种历经沧桑的感觉。小翠见了男人愣了一下,然后走进后厨,默不言声地开始搞卫生。

那个男人看小翠没理他,他自己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了,拿起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别人喝剩下的茶水,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喝着,眼睛还盯着帘子后面后厨里正在干活的小翠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老郝搬着凳子进来了,他看见还有一个男人坐在角落里,还以为是吃完饭在这里暂时休息的顾客,他注意到那个男人正盯着小翠看,但他并没理会。小翠有几分姿色,男人看她的目光老郝已经习惯,早就见怪不怪了。

他进屋后站在小翠的身边,看着刷碗的小翠,脸上冒出汗珠,被炉火烤得有些红扑扑的脸蛋就像一只刚洗完的、让人馋涎欲滴的苹果,一缕浓黑的头发从戴着的帽边露出来遮在额头,显得妩媚动人,长长睫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发红,好像还挂着泪珠,微微低头看着手上的活计,高耸丰满的胸脯有些起伏,就像刚刚哭过。( 网:www.sanwen.net )

老郝觉得奇怪,刚才她还有说有笑好好的呀?这是怎么了?一会的功夫就变脸了么?也许是又想家了,想了。老郝有些心疼这个和自己搭伙做生意的,他伸出手来轻轻搂着小翠的腰,温存的说道:“咋啦?不高兴啦?”

他要低下头吻小翠,想用自己的温存把小翠从中拉出来,暂时忘掉烦恼。没想到小翠用胳膊使劲一拱,把丝毫没有提防的老郝拱了个踉跄。六盘水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老郝更加奇怪了:咋回事啊?平时的小翠是可以这样亲热的,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刚说腾出点功夫来和她亲热一下,还被她拒绝了。老郝只好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真是的!我招谁惹谁了我!”

小翠没搭碴儿,仍然继续着手里的活计。

“有带气儿的没有!点菜!”一听这位的嗓音就知道来者不善。老郝探头看看店堂,发现就是刚才被自己当做吃完饭休息的那个男人在嚷。

平时都是小翠出去招呼客人,今天看看小翠不动窝,老郝自己走出后厨:“您需要点什么?”说着递上手里的菜谱。

那个男人斜着眼睛盯着老郝,口气中带出敌意:“就你自己呀?那女服务员呢?叫她出来!”

老郝吃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看见小翠把手里拿着刷碗的丝瓜瓤子重重地往水池里一扔,溅起的水花漫的哪都是,她一步就从后厨蹿了出来: “ 出来就出来!我怕你呀?找我干嘛!你不是死在外头了么?!这个家你不是不要了吗!”

男人一下子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小翠说:“怪不得你不回家呢!原来你这里有了相好的!本来我还不信,刚才我都看见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老郝明白了,这是小翠的男人找来了。他怕男人动手打小翠,赶紧站到中间护着小翠:“ 你谁呀?少在这撒野!有事冲着我说!”

“呸!我和你说不着!我来找媳妇!等有空我再和你这奸夫算账!”说着,这男人就要动手来拉小翠。

老郝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挥起的拳头眼看就要落在男人的脸上。那男人也不甘示弱,俩人纠缠在一起。

“都住手!” 小翠的一声怒吼,把两个失去理智的男人镇住了。俩人松开手,老郝在桌子边坐下,他不敢离开,是怕小翠吃亏。那个男人站在原地没动,听到小翠的喊声他也老实下来。

“你还敢来找我!几年了?你欠下的债谁给你还的?你的、娘、孩子谁给你养活着?你还有脸来这里闹!要不是我吃苦受累的在外边干,你一家子早就喝西北风了!你跑哪去了?你狠着心把我们都扔下了,还有脸来找我?今天趁着你来了,咱们就到法院去!”小翠开始还挺慷慨激昂的怒斥着男人,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眼泪流廊坊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了出来,声音也哽咽了。

男人不说话了,低着头“唉”了一声坐在椅子上。老郝看他们这样,觉得自己再呆在这里有些不便,他站起身来走进后厨,可是心思依然在外面的小翠身上。

前些日子收到了小翠老家的一封来信,看笔记是小翠的儿子写来的。大意是想,希望妈妈回家,还说爸也已经回家了,在外面也没挣到钱,爷爷奶奶也想让妈妈回家,一家人重新团聚。老郝心里舍不得让小翠走,所以他没把信交给小翠。他离家几年到处打工,后来认识了小翠,俩人一商量来这个小镇开了个小饭馆,外人都以为是夫妻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需要,挣钱对他们来说才是第一迫切的。翠翠的家事他也知道,男人欠了赌债跑了,几年没有音讯。看这样这个男人又回来了,小翠面临着新的选择。

“跟我回家吧,我就是来接你的,孩子想你想的学习成绩都下降了。他给你写了信,你一直也没回。我以为你这里出了什么事,才来看看的。看你现在挺好,我就放心了,你还是跟我回家吧?我已经不和那些赌博的人来往了,早已经不赌了。在外面打工攒了点钱我也交给咱妈了,我保证今后也绝不再赌。你跟我回家好不好?”屋外的男人看老郝不在,和小翠说话的声音柔软下来,他走到小翠身边想把小翠搂在怀里。

小翠一把推开男人,声音又响亮起来,还带着气愤和无奈:“你能不赌了?狗改不了吃屎!你说过多少次戒赌啊?做到了吗?哪次不是输得精光啊?就差把老婆孩子也输出去了!”

“我怎么嫁了你这个混蛋呦!真是老天爷不开眼啊!我上辈子没做好事呦!”小翠又接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着。

那男人没说话,转身进到后厨,拿起案板上的菜刀冲了出去。老郝一看大事不好,心说要出事!别再伤了小翠,他也紧跟着冲了出去。

小翠的男人冲到桌子边上,当着小翠的面,把左手放到桌面上,右手高举着菜刀:“我真的已经戒赌,你要是不信,我把手指头剁下来向你发誓!”

“你蒙谁呀?!你能戒赌?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你剁呀!我才不信你呢!”小翠任然有些撒泼地嚷着。

男人一看小翠无论如何不自己,只有真的让她相信了她才能跟自己回去。想到这里男人咬着牙,高举起的菜刀往下黑龙江哪家癫痫病专业医院好一剁,随着一声惨叫,男人左手的半截小手指,沿着关节整齐的掉下来,滚落到一边。老郝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着男人手上流出的鲜血,大喊:“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啊!怎么能干傻事呢!”说着用手去推小翠。

小翠完全被男人的举动吓蒙了,刚才大哭时张着的嘴型还没闭上,老郝一推她,她才反应过来,继而抱着男人的胳膊大哭起来:“你个不要命的死鬼呦!你疯啦!这咋办呐?我信你还不行吗?我跟你回家还不行吗?你也别动刀啊!这得多疼啊!你怎么那么狠呐!”

男人的脸被剧痛整得惨白,听到小翠原谅了他,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老郝一看这样不行,小翠就知道哭,男人疼得咬着牙一声不吭。他急了:“快点!赶紧上医院处理伤口!”

说着他就去后厨里拿今天的营业额和门外小三轮的钥匙,出来时候看见小翠已经扶着男人走了。他用保鲜膜垫着拿起了小翠男人剁下的半截手指包好,锁好门骑上车追上他们:“上来吧!我送你们去医院!”

“不用了,谢谢你!我们能走。”小翠恨声说着,依旧搀扶着自己的男人向医院走去,她心中现在充满了对老郝的愤怒,她知道准是老郝私藏了她的家信,这一点很让她生气,但是当着丈夫又不好和老郝翻脸。

老郝用手举着那半截用保鲜膜抱着的手指头说道:“快上来吧,我送你们去医院!说不定还能接上呢!”

小翠一听这话,也顾不得生气了,赶紧扶着男人上了老郝的车。

医院的手术室外,老郝和小翠对视着,看着小翠焦急的样子,老郝知道他和小翠结束了。此时他看向小翠的目光充满了内疚和同情。他知道这是他私藏小翠家信引出的悲剧,还不知道如何能取得小翠的谅解呢。

正在老郝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拿出了两张单子:”谁是病人家属?去交费吧。“小翠和老郝一起冲到医生面前:“大夫,他怎么样了?”小翠的声音中透出了担心和焦急。

“没什么事了,伤口已经处理完。咱们这里不能断指再植,技术还达不到。你们先回家养着,三天后再来换药。”说着把那几张单子递给了小翠。小翠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委顿在地。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苹果似的脸原发性癫痫是否能治好颊流了下来;“你这冤家!你干嘛真剁手啊!我对不起你呀!我不该让你剁手指头啊!我死啦!”边哭便抬起手来用力抽着自己的嘴巴,医生给的单子也飘落在地。

老郝用力抓住小翠的手,想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制止住小翠的疯狂动作。可是小翠说什么也不能原谅自己,边哭边谴责自己。老郝没办法,只得用力把小翠抱了起来放到椅子上,他站在旁边,边用手抚摸着小翠的后背,边安慰到:“你别哭了,先冷静一下,一切有我呢。我先去交费啊。”说着弯腰捡起被小翠丢掉地上的单子转身走了。

“缴费没有?病人家属呢?”手术室的护士这时候出来问道。

小翠一听这是在叫自己,赶紧抹了一把眼泪回答道:“已经去了,马上就来。”

小翠去找老郝,想把缴费的钱还给他,在楼梯的拐弯处俩人碰上了。“把单子给我!你回去吧!”小翠的口气有些生硬,透出对老郝的不满。

“你没事吧?别太难过啊,我让老乡帮你们找个住的地方吧?”老郝关切地对小翠说着,毕竟俩人好几年暧昧在一起了,看着小翠这会憔悴的样子他很心疼。

“不用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你还出不了这事呢!你凭什么把我儿子的信藏起来!”

“对不起!的确是我做错了!今后有事你还来找我,我不会不管的!”老郝知道,小翠真生气了。

小翠什么话也没说,眼泪又从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流了出来,她接过老郝手中刚交过费的单子,从兜里掏出一把钱,也不数数是多少,塞到老郝手里,转身上楼去接自己的男人回家。

留下老郝怔怔地站在楼梯拐角处,手中捧着这一把钱,还又不是,拿着也不是,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这一瞬间,他也想回家了。

小镇上的迎春饭店易主了,小翠和男人路过这里的时候,特意站在门口停了一下,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让小翠心中荡起涟漪。虽然打工又苦又累,但终于盼到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日子。老郝和他的小饭店就算是路边的一片风景吧,欣赏、陶醉过后,还是要离开的。

温暖舒适的轻轻抚摸着互相搀扶的小翠夫妻,好像在安慰着他们,的风景更好,只是没注意到……

首发散文网: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