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仗剑杀恶_散文网

一袭素衣,一把佩剑,盘起纤丝云发,云生将要第一次踏上江湖路。

云生去南山,南山的路在云水际,东海边,山水有一位神仙,他武功盖世,法力无边,对云生说,当今天下,战乱不断,要我去学的一身本事,好为天下苍生百姓。

云生知道爹身体不好,舍不的离开他,可不能不听爹的话,爹对我说:“18年了,云生你是大,是成年人了,是时候离开家去学一点本事了,你走吧,去南山找清源法师,他会收留你的,孩子”

‘’收留我,爹你不会骗我吧,我有什么造化让他收留我啊,”云生不理解爹的话,心里七上八下,爹看出了我的心思,叹了一口气。

爹和我说起了,我5岁的那年,天下大旱,家里的粮食都不够吃的,可县令黄霸还要推着我家交70斗稻谷,我家都吃不饱那里还有多余的给他啊,就这样他不但不讲理,还看上了我娘。

我娘叫柳凤仙,人贤惠是远近闻名的美女,虽是一个孩子的妈,还是国色天香的俏丽,娘和青梅竹马,两相恩,父亲靠着会造房子的手艺,维持着这个风飘摇的家。( 网:ww治疗癫痫的医院w.sanwen.net )

那时候家家是一样的,都收成不好,粮食都不够吃的,有钱人家也不舍的买你粮食,官家的粮买价比黄金还贵,老百姓那买的起啊,老百姓的路只有造反了,可恨的黄霸把我娘抢了他的县府里去了,我爹一路追,被那些官兵打昏死在路上。

到了县府我娘不堪受辱于黄霸,一头撞死在大门的拐角上。。。。。。

我爹醒来时一躺在家里的床上,一个白发的老头,给他一口一口的喂药,爹醒来了,看着站在面前的我说;“快给老师傅跪下谢谢他的相救:”

我小不懂事,我只是在一旁也不说话,眼睛看着这一切,看着爹手上未干的血水,我扑在爹的身上大哭,爹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怎么也用不上力气。

白发老头赶紧把爹按在了床上,说:“施主务动,请你按心养病,过些日子伤就会好起来,我这里有3付伤跌止痛膏,你10天一贴,一月包好,我观你子,慧根深厚,我想在他长大以后收他为徒,你可愿意”

父亲泪顿时满面,无力的在床上点了点头,艰难的在床上做了一个作揖,泪顺着脸颊流到沉头上,那里湿了一片。

白发老者从怀里拿出西安儿童医院能治癫痫病吗药,和几文细银,放在爹的枕头旁,爹想推辞但知道自己的情况,需要这些,只能任那的泪水滂沱了。

白发老者说:“你不要过多的,好好抚养孩子,18岁就让他去南山找我,一直向东走,东海的边上,有一座山,名南山就是我修行的地方,施主多保重啊,我也要走了,后会有期。。。。。。”

他是怎么走的爹没看清,只记的爹想起床想送送他,但只起了半个身子,只看到他的身影走出大门一晃就消失了。

爹讲完了,云生听的泪流满面,可他怎么舍的离开爹啊,他要保护爹,要杀死那可恶的县令黄霸。

云生说要杀了黄霸在去南山,爹说你想气死我啊,你杀的了他们,你快走,今年秋里,他们要来抓壮丁去前线充军,你在不走就走不成了,快走啊,爹推着云生,云生舍不的离开家,离开家,用拳向门前的树上狠狠的打去。树叶落了一地。

月黑风高的里,有一个影子,从县衙们大堂的房顶一飘,一个后生带一把佩剑,悄悄的摸上正堂,四周站着士兵,夜巡的更夫5更刚敲过,这黑衣人正是云生,他想杀了黄霸在去南山。

可刚入后堂正碰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从里面出来,见了她惊恐的大叫一声:“来人啊武汉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好,有贼,不不,有刺客。。。。。。

云生赶紧翻过高墙荒落跑去,到了家大口大口的喘气,远处追兵的喊声依稀可见,爹知道了云生去行刺,气血哽心,不几天竟大口吐血,当晚就死了,云生大哭一场,安葬了爹,就在一个寒秋泠泠深秋上路了。

南山的路崎岖蜿蜒,东海边白云茫茫,云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是一直向东去,远远看见天水相连的边际,他问当地的路人,这是东海南山吗。

这是一个的后生,他上下打量一眼云生,说:”敢问施主从哪里来,到此做什么吗“

云生见那的清秀峻拔,不想是坏人就说:”我来此仙境是找一位得道的高人,学些本事,好为人间百姓除暴安良”

那后生哈哈一笑说“师傅果然神算,他叫我在这里等一个人,说是来求学的后生,想必必是阁下了”

两人相识,欢喜异常,天边白云朵朵,雀翩飞,好像在欢迎他们一起挽手拜叩师门。

光阴如梭,又一个8年过去,云生跟师傅学的了一身本事,他拜别了仙师,怀着师傅的教诲,来到了,召集了一支部队,来保护自己的土地,队伍发展的很快,这些人,没事的时候云生教他们武艺,忙时就到田间劳动。<无锡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p>

此事早惊动了县令黄霸,他带了200号人马,赶来缉拿云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四周云生训练的壮丁都拿了棍棒,黄霸一看这阵势,想跑,云生手起一剑贯通了他的前心后背,鲜血喷了一地,群众拍手叫好。

那些官兵见主子死了,又回去叫来了大队兵马,可云生一点也不怕,他剑走龙蛇,飘忽变化,官兵死的死伤的伤,又爬回了朝廷,朝廷排大将缉拿,云生训练的的人马又把他们打回去了,从此这里安定下来了。

云生报了家仇,可天下那么多昏官贪官他杀不尽啊,好像土壤里长庄家也长野草一样,云生望天发出了深深的长叹。

但他不能辜负了自己的一身本事,一身武艺,他打算自己还是仗剑走天崖,斩尽天下残暴,腐朽,昏官。。。。。。

一个日,云生决定要再走江湖了,这此他不是去学艺,他要去实现自己更大的抱负。

桃花开放的时候,柳絮飘扬的季节云生上路了。

一袭素衣,一把佩剑,盘起纤丝云发,重走江湖路,仗剑走。。。。。。

’2015.8.22

首发散文网: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