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夜钓深山-

 

    天擦黑时我和朋友进了河对面的山沟。那是我儿时常去采挖野药的地方,那里的沟沟岔岔都留下过我的足迹。以前到坝上去,我们都是成群结伙的淌过州河,沿着弯曲蛇行的茅草路翻山去,沿途经过山凹里人家的院落,可以偷摘他们院外的樱桃,李子。被他们发现时,常常放狗来追,惊得我们四处乱窜。现在,新修的公路劈开了对面的塬地,住在山沟里的人家就沿着半山腰开辟了条可容架子车过身的小路。山路蜿蜒曲折,一直延伸到沟垴有人家的地方。
    一条山路把一沟两岸的人家紧紧连接在了一起。紧挨着山路底下就可以看到掩映在苍松翠柏间农家院落的土屋一角。羊群走过,偶尔落下一块石子,山涧里就传来石子在瓦槽间滚动时清脆的叮当声。牛圈依山而建,时不时可以听见哞哞的牛叫在山间震荡。肥嘟嘟的母鸡羽毛翻皱着散落在屋后的坟茔间刨食,生蛋的母鸡咯咯叫着到处报喜。野鸡咕咕嘎嘎叫着,展平了翅膀从这边山头滑翔到山那头,落在草里不见了踪影。
癫痫病的发病原因主要有哪些方面    水坝建在两山间的深深的峡谷里。厚实的土堆阻截了沟垴流下的溪水,汇聚成半个足球场大小,月牙状的水坝。平静无波的水面仿佛神话故事里的宝镜遗落在了人间。山路高高的横过半山腰。若是在晴朗无云的日子,天空一碧如洗,站在山路上可以看到绿湛湛的水边胳膊粗细,黑脊梁的鱼儿在游弋,在觅食。这阵可不行了,微明的天光画出山峦明明朗朗的轮廓,围绕水坝四周的草木都陷在山峦的阴影里。太阳正在落山,光线越来越暗了,夜幕正在降临。
    我们在一处树木葱茏的坪地放了车,步行朝着水坝顶上走去。那里水浅,又有溪流,是个钓鱼的好去处。看来我们还是来迟了。远远就听到了人声。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四野里到处都是蛐蛐叫,水坝边的浅草里蛙鸣声响成一片。一道蓝光出现在水面上,那是钓鱼人的灯光。我们沿着茅草路下行到湖边。黑影地里七八个早行人都已插好了鱼竿,静等着鱼儿上钩。同行的朋友原来认识这些人,他们开始攀谈起钓鱼的事:
    “挨球的,你来这儿钓鱼呀也不言传一声,这么长时间没见,我还当把你怂死啦。今日战况咋样啊。”说着就去水边提鱼篓。
    “我几个也是刚来该,竿子刚插下去。我还以为看(守)的人来啦。没想到是你这货。”说着就掏烟给我们散发。
癫痫病医院哪个较好     “我也听人说有人管哩,咱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老汉啊,就把他鱼钓啦,看他敢把我球咬啦。”这个朋友打着手电看看没有下竿子的地方了就又说:“好地方都叫你占完啦么。”
    这时,打着手电的一个胖子插话道:
    “这么大的地方还没钓鱼的地方啊?!你多走几步路的事。你看对面那个凹儿,那儿钓鱼美太太,前黑来我在那儿提了条鲤鱼,有七八斤吧。”
    说着就转过手电,照着斜对面的山凹,并热情地给我们指路。
    我们提起包刚准备沿着山路上堤,那个胖子连忙又在喊我那朋友:
    “武武,你要苞谷豆豆儿不啊?钓鲤鱼拿苞谷好钓。”
    朋友于是又返身下到岸边,包了一把苞谷。
    按着胖子的指点,我们要过对面去。晚上的山路真不好走。到处都是茅草,根本找不到路,还得时时刻刻避开枣刺。草丛里��昀怖蚕欤�那是有蛇爬过,朋友听说有蛇,吓得不敢走在前面开路了。上了山,下了坡,穿过一片苞谷地,终于下到了岸边。一阵忙活,鱼钩就垂下了水。
  &南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nbsp; 我们蹲坐在岸边草里的石头上,默不作声,眼睛紧紧盯着水面上的浮漂。夜光棒插在浮漂尖上,随着水波微微荡漾。对面手电的蓝光穿透河岸边的稀树丛漾在水面上,烟头的红光在黑暗中明灭闪烁。蛙鸣声越来越稀,水面有了大鱼拨刺的水声,对面的灯光在水面上搜寻那些不安分的大家伙。河岸人家屋后的一丛柏树林里传来信鹄恐怖的叫声,突然人家院外的灯亮了,接着有木门开的声音,狗拽动铁链想的声音。昏黄的灯光下,一对青年男女站在门口,屋里一个年老的声音在催促那个青年男子:
    “辉辉,天黑啦,路不好走,我娃赶紧回去,看你妈操心。你跟红红的事还得等大人回来了再说。天不早啦,下去慢些。”
    青年男子去推自行车,手电挂在脖子上,来回晃,灯光忽闪忽闪。年轻女子不舍的送他到山路边,看着男子上车了还站在原地没动。路是下坡路,青年男子很快就溜到了山路转弯的地方,回头看到女子的黑影还站在路边,就又下了车。
    “艳红,你快回去吧,我过两天再上来。”
    “你下去慢点啊,记得我给你说的话,别忘了给我捎的东西,我等你……”
    “你的话我记得,你快回去吧。”
  河北最好癫痫病医院哪家   “……”
    灯光灭了,人家院落又陷入了那无边的黑暗。
    水面依旧有鱼在跳动,岸边的草里也有小鱼游动撞击的水声。我们的浮漂始终不见有大的动静。夜已深了,草叶上开始潮起露珠。朋友见战况不理想,又都没有了钓鱼的兴致,就说回吧。收竿时,朋友的鱼钩上钓起一条一乍长的小鲫鱼,就算是这趟深山夜钓没有空手而归吧。对于那条不幸的鱼,朋友倒起了争执:
    “这么大的碎娃娃子,你快放了叫长去。咱天天都在这儿钓里,只要它在这水里,迟早都是咱的。”
    “咱几个一黑来好不容易就钓了这一条宝货,小是小,拾到篮篮都是菜么。你不要了给我,我拿回喂我乌龟啊。”
    ……
    说说笑笑中,我们又都上了岸。远远望去,上游的水面闪着莹莹绿光。看来对岸的钓鱼人耐性比我们大,他们没有丝毫要中途退场的迹象。我们也不好喊叫他们,悄悄的沿着山路出了山。

    2012年国庆补记

夜钓深山 相关的文章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