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要最短的宋词:残花

  一、

  “天干气躁,小心火烛。”

  更夫已经报过二更天,这屋中的烛火却还固执地亮着。

  棠儿倚在软塌上,烛火倒映在他瘦削的侧脸上,越发显得疲弱了起来。

  他撑起身子,无经意间挪动了腕间的银链,银铃叮叮咚咚地响着,他缠绕在腕间的白发到底是碍了那人的眼呵,那般用力亲吻他的手腕,扯断它们的男人,哪里是不在意的样子呢。

  可这夜,他又该在哪儿呢?

  这般宁静的夜,连这银铃叮咚也显得格外的刺耳,他失神的凝望着手腕处的银白色,不远处却传来了脚步声,急躁的,咚咚地踏来,不是他。

  敲门声一会便响起,门外是侍儿的声音,毕竟是服侍了自己好些年了,倒也机灵,只隔着门道,公子有何吩咐? 棠儿随手挥了挥,只这银铃响声,才反应过什么似的,轻声吩咐道,下去吧。

  他拾起散落在榻上的白发,昨夜被男人扯断的,攒了近半个月的银丝,不齐整地断了,他仔细地将它们收拢到掌中,伸手放到烛火中去,噼里啪啦地发着声响,眼神却有些恍惚。 今夜,他大概是不回来了吧。

  红木桌子上还摆放着昨夜他信手折下的海棠花,原先艳红的模样,只隔了一夜,就有些萎靡了。

  他执起那朵海棠,信手拆下那一片片花瓣,撕开,揉烂,滴落暗红色的汁液。

  银铃不安歇地随着他的动作作响,门外那尽职的侍儿还乖巧地候着。 终是停下了动作,这般歇斯底里,又是想做予谁看呢。

  银链子是连着床的,只这半间屋子的长远,自是到不得那门口的,他只能自语一般,朝着门道,走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天已经微微亮了。

  棠儿又躺回榻上,一头绸缎似的青丝掩去了大半边脸颊,可他仍旧圆睁着瞧着窗外的海棠树,明明昨夜的雨那般凌厉,不知打落多少花儿,可为何还是这般漂亮模样呢? 他伸手捞起一把头发,不甚细心地拨开,便瞧见一丝银白,摸索到发根处,只一瞬的疼,便将它连根拔起,白了半截的发,竟透出一丝死气来。 他将这发细致的缠上腕间,用那半截的白与黑,勉强掩盖这刺眼的银白,他还需要再攒一些呢...

  铜镜明明就在的妆台上,够 的着的地方,可他居然生不出一丝动弹的力气来,镜中隐约能瞧见他的轮廓,清瘦得像那些被打落的海棠,他猜想,他的眼角许是已经爬上了细细的纹路,终究抬不起手去抚触自己的眼武汉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角。

  他失神地看着镜中模糊的轮廓,不觉生出了些悲凉的心绪,其实,他还只有二十四岁呵,比那个男人还要小上一岁呢,可那人还是意气风发的模样,自己却是那开败的秋海棠呵。

  他终于不再看了,调转过身子去,露出单薄的背影,原先挡着面容的发丝散落在身后,露出了那张过分白皙的侧脸。

  一副清俊模样,只这唇生的凉薄,细细的抿成了一条线。

 在线咨询婚姻情感 额间一道烙印却是生生把这张脸给破坏了,是一个字,初。

  棠儿的身子其实还是有些酸疼的,男人昨夜本就喝醉了酒,性子又放开了,再瞧见他腕间那些个银丝,倒是真的生出了火。

  子初,呵呵,子初,子不如初了...

  也只有这般静谧无人的时候,他才会不自觉的念念他的名字,子初,额间是火烧般的疼,明明早就痊愈了,仍牵扯着神经一般难受,他将手按在了烙印的位置,腕间的白发显得有些寥落,忽然就想起男人愤愤地在他耳边道,你这是要给谁看?若是想着作践自己,便停了罢,我是不在意的,那般凶猛地进入他的体内,扯断他的银丝,到底,哪点有不在意的模样呢?

  他总是在怪他的吧,怪他居然不管不顾两人多年的感情,怪他居然想要离开他,不然,怎舍得烙下这样的痕呢,又或者,他一直想着在他身上留下点什么证明吧,棠儿忍不住闭上眼,这般等了一夜,还是累了呵。

  他已经许久不做梦了,久到,几乎就快忘记所谓的当年了。

  他闭上眼,只一会儿,便睡着了,大概是累了吧,居然就失了清醒的毅力。

  棠儿却是不知晓的,那男人是来过的,侍儿乖巧地告知那公子等了一夜,便急匆匆地赶了过去,却不入屋,只在窗口凝望了半响,那人儿蜷在床上,瑟缩做了一团,怎样都显得可怜兮兮的,男人紧了紧掌心,到底还是不愿意进去的,他不想让他又自以为得宠的骄横起来,却也不是不疼惜他的,只是想到他前阵子居然敢逃,就 生出了怒气,便是那人额间的烙印,也消不去他心中那些不安与愤怒。

  只是他总是没有发现的,他身上那浓重的脂粉香,连这棠花儿都掩盖不去。

  香的发了臭的味道。

  子初只是匆匆的来了,便又匆匆的去了。 那点儿心疼终是没能让他停留多会儿。连那丝脂粉味儿,也仅在屋内余留了几许,便教那风吹散了去。

  夜,确是更凉了。

武汉癫痫治疗医院>  二、

  ”棠儿,棠儿……”

  这般爱昵地称呼自己的,大约只有那一个人吧,他张开口,还没有回应,便瞧见那与自己长了一般模样的瘦削人儿被搂进了那人怀中,莫名的竟涌动出了一丝悲伤来。 大约是做梦了,也是,他怎会还若最初那样待他怜惜?

  他蜷着身子,越发觉得冷。若个旁人般瞧着那人牵过瘦削人儿的手,亲吻。

  听闻那人儿温顺的笑着,喊他子初,被说带着拉进了怀里,也乖顺的低着头,像只小动物般。 眼里满满的情意连带着那清瘦模样都显得分外俏丽,连子初这般挑剔的男人都忍不住吻上了他的眉眼。

  那,大约是他两感情最好的时候了罢。

  棠儿不是他的本名,他原先唤作三子,在最下作的男倌馆里打下手,明明不是最清俊,也不见得多柔软明媚,偏偏那人就是看上他了。

  主子买了你,该为了什么,在馆子里呆过的孩子又怎么会不懂呢?棠儿原也是过了个两三年便要开(呐)苞的,跟了这有钱哥儿也说不上心不甘情不愿,他本就是个和顺软弱的人,赎了身便就真把子初当做了主子,随是他怎般摆弄,也生不出意见来的。

  可子初这般人物,又怎会要他的小猎物带着惶恐崇敬侍奉主子的心来承欢呢,他是个喜欢猎奇又爱干净的人,一时兴起了想着买个小倌逗弄着玩儿, 便是要挑个干净的,怯怯的,逗的他全心全意了,才算甘心吧。

  棠儿自己都分不清,那子初对自己是存了几分情意,而今不懂,初时那懵懂稚嫩而怯懦的三子又怎会懂呢?

  说到底,子初还是个聪明的人,他舍得花银两买他,逗他,为他取名儿, 疼宠他,几乎是不爱折腾他的。

  一个是情场浪子,一个是雏儿,如子初所想,他忍不住眷恋上了他的主子,那人唤他一声棠儿,送他一只戒子,为他雕刻簪子,吻他的眉眼,让他唤他的名,子初,子初,连唤在耳里,念在嘴里都是一种幸。

  驽钝的傻子,呵,棠儿轻嘲地看了那瘦削身影,看他满脸幸福的依在那人的怀中,确永远忘了抬头看那人不屑的表情,大约报考是不屑吧,看不见,也看不透。

  ……

  待棠儿清醒过来,天已然亮了,身上薄薄地出了层汗,他忍不住颦眉。确也没甚在意地往里面挪了挪,天还带着丝萧瑟的清冷,他原先就瘦削,耐不得冷气。 现在更是忍不住发了个抖,空气中弥漫着秋海棠的冷香,除却这,便再无其他味儿了,他叹了口气,那唐山癫痫医院个人,没来。

  烙在额间的字隐隐生疼,他却忍不住勾勒出一丝笑意,带了点儿苦涩味道。

  他低着头,终是不忍看桌上那些萎靡消瘦的棠花儿,嗓子微微黯哑,道不出的滋味儿,原来,他已然不在意到这般地步了呢。

  三、

  子初偶尔也会想,买下这雏儿是对了还是错。

  他本也是个念旧情的人,买下这小东西的时候他还很年轻,不知怎的听人说起少年的别样滋味,想了想就起了点儿心思。

  说不得他哪里好,瘦削了些,在这样污浊的地儿确该有双明亮干净的眼,身上的味道闻着也舒服,带着微微颤抖的怯懦模样,不知怎么地让他想起了晨起不小心踩烂的那朵秋海棠,带着一种破碎,却美丽的味道,便挑着那人儿的下巴,给他安了个名,那人眼里就泛上了一层感激的微光,干净而容易看透,莫名地让他生出了逗弄的心思。

  他本就是个浪子,也乐意花心思,不经觉间就让这笑东西死心塌地,约莫是自己第一个小馆儿,他本就对他偏宠,慢慢地这小东西也生出了些性子,他也不甚在意。

  只是子初从没想过这小人儿会生出离开他的心思。

  他的东西,只能是被扔掉,可从没有舍弃主人的道理。

  约是几年的偏宠,这棠儿的性子越发的冷漠,只除了对子初,只是他从不知道,他不过是子初圈养的其中一只小玩意儿罢了,心思是多花了些,可依旧是玩意儿呵。

  到了这个年龄,若是再不娶妻,和那小倌儿私混作一堆,便是要坏名声了,子初也是懂得的,一个棠儿,终究算不得什么。

  他把原先偏宠的小东西迁去了另一个偏远院子,随手遣了个奴仆,也没多在意,便挑了个女人,下聘,准备迎娶。

  那日,侍儿来报说是棠公子逃了的时候他也只是拧眉,有些不耐地嘱人去抓回来,棠儿却是不知,子初这样的人,总受受不得点背叛的。

  其实他没有逃,他只是不信,那般待他好,说欢喜他的人竟是要娶妻了?那日子初的婚宴他混进去了,也是那日,他被子初抓住了,那人只是冷笑,还是喊他棠儿,用那样冷的声音喊他,用烧红的铁在他额间烙下痕迹,将他囚起来。

  是的,惩罚,惩他竟有胆子逃,也罚他怎有资格出现在这场宴会。

  是呀,在他子初眼里,一个玩物又算的了什么呢。

  子初摸了摸环在指间的戒子,这般的金戒子,连他河北哪家癫痫医院专业都记不得赠过几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多日后,报社。“我说。”青池咽了一口口水,毛骨悚然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黑泽银,“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的时间,你怎么每天身上就多些伤口?”“不,没事。”黑泽银微微一笑,嘴角晕开的紫色於痕,他抬手擦了擦发疼的部位,表情看上去分外诡异,“我觉得这顿打至少没有白挨。”青池看他的目光变得更

2019-10-12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节融合身体之中的本源力量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刑天灵魂之上的呐喊声,原本模糊的意识竟然如同是回光反照一样,突然地全面清醒了过来,那虚弱一下子从他的灵魂之上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样,就连那一直缠绕在灵魂之上威胁着他生命的死气,竟然在这一刻都停止下来,不在对他的灵魂形成威胁。新生,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刑天的灵魂得到了新

2019-10-12

“什么?”雷傲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说什么?”雷傲一步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凶狠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2019-10-12

陆勇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笑话,拿着别人赔给自己六千万块钱到处要买东西,又是要买画,又是要买石头,最后还要买会员卡。今天过后这同市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就叫六千万。只不过这名头不是炫富,而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周小昆这会拿到那石头是有点心满意足,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么折腾。杰西把手里的刚才包主管给周小昆开的证明递给周小昆,也长长的松了口气。陆勇刚才像是抬死狗一

2019-10-12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

2019-10-12

上一篇: 相思作文200字 下一篇: 我的朋友作文400字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