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第四十三章【娜娜】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第四十三章

"喂!我们该下去了,"克拉利瑟说道,"就算我们老呆在这儿,也不能使她生还……跟我一道走吧,西蒙娜?"

她们每人都往床上瞟着,但谁也没有离开那儿。不过,过了一会儿她们都轻轻拍拍裙子,准备动身了。吕西一个人又趴在窗台上。她渐渐感到悲伤,胸口发闷,好像有一股凄切的气氛从街上怒吼的人群中袭来,使她触景生情。火炬在街上不停地闪过,火光在游动;远处,人群像起伏的波涛,蔓延到黑暗之中,颇像夜间被赶向屠宰场的牲口群。令人头晕目眩的混乱的人群,犹如滚滚向前的波涛,令人恐怖之感油然顿生,对即将发生的大屠杀产生怜悯之情。狂热情绪使他们被冲昏了头脑, 声斯力竭地叫喊着,向着黑墙状的地平线冲去,向着不可知的地方冲去。

"进军柏林!进军柏林!进军柏林!"

吕西转过身来,倚在窗口上,脸色变得煞白,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我的上帝!还不知道我们最后会落到什么样的地步!"

这些女人一个个都摇摇头,神态严肃,对局势的变化都感到惴惴不安。

"我呀!"卡罗利娜。埃凯从容地说道,"后天我要到伦敦去……我妈妈已经在那里了,她已给我安排了一座公馆……当然罗,我决不会让自己留在巴黎掉脑袋呢。"

她的母亲是一个小心谨慎的妇女,已经把她的财产转移到外国去了。谁也不知道这场战争的最后结局怎样。玛丽亚。布隆却生气了,她是个爱国主义者,她说自己要跟军队一起战斗。

"我是一个围猎能手!……是的,如果他们要我,我就会穿起男人军装,朝着普鲁士人开枪,打死那些普鲁士猪猡!……就算我们都死了怎么样?这样死才光荣呢!"

布朗瑟。德。西弗里听后勃然大怒。"别骂那些普鲁士人了吧!……他们也是人,与其他人一样,他们不像你的那些法国男人们,老是一味的追逐女人……同我住在一起的那个普鲁士小伙子,刚刚被人驱逐走了,他很有钱,性格又温柔,他并不会伤害任何人的。这种做法真卑鄙,这下也毁了我……你知道,谁也不要再来烦我了,要不然我就到西宁癫痫医院哪家专业德国去找他!"

当她们正在争论时,加加用悲伤的语气低声说道:

"这下可完啦,我真倒霉……我已在汝维希买了一座小房子,付钱还不到一个星期。啊!天知道我到底花了多大气力!还弄得莉莉不得不资助我……现在战争爆发了,普鲁士人马上打来了,他们会把所有东西都烧光……像我这样的年纪,还能叫我从头再干起吗?"

"嘿!"克拉利瑟说道,"我才不在乎呢!我总是抱这种态度。"

"当然罗,"西蒙娜附和道,"打起仗来蛮有意思的……说不定会因祸得福呢。"

接着她莞尔一笑,以表达她还没有说出来的想法。塔唐。内内和路易丝。维奥莱纳都很赞同这种看法。塔唐。内内说,她同一些军人花天酒地快活过,哦!他们毕竟可都是好小伙子,即使为女人出生入死,也在所不惜。这些女人说话声音太高了,一直坐在床前箱子上的罗丝。米尼翁轻轻"嘘"了一声,叫她们安静一些。她们都愣了一下,目光瞟瞟死者,仿佛嘘声是从帐幔的暗影里发出来的。房间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她们才想到她们身边还躺着一具僵硬的尸体。 这时候,街上又响起了口号声:"进军柏林!进军柏林!进军柏林!"

过了一会儿,她们又忘记了那具僵尸。莱娅。德。霍恩的家里过去曾经有过一个政治沙龙,一些路易。菲力普时代的内阁大臣经常在那里说些讽刺话,针砭时弊。她耸一耸肩膀,悄声说道:

"发动这场战争是犯了极大的错误!制造这场流血战争是多么的愚蠢!"

这时,吕西马上为帝国辩护。她曾同王室的一个亲王睡过觉,所以辩护起来就像为了自家的事辩护似的。

"得了吧,亲爱的,我们不能让人继续侮辱了,这场战争是咱们法兰西的光荣……哦!你们可知道,我这么说,并不只是因为亲王的原因。他真是个吝啬鬼!你们想象得出吧,他晚上睡觉时,还总是把他的金路易藏在靴子里。玩牌时,我同他开了个玩笑,说要把他的赌注拿来,以后他就用豆子来作赌注…… 不过,我不能因此就不说公道话。发动这次战争,皇上做得对。"

莱娅癫痫症有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神态傲慢地摇摇头,像重复重要人物的话似的,提高了嗓门吼道:

"这下可完蛋了。杜伊勒里宫的人都快发疯了。要知道,法兰西早把他们赶出去就好了……"

在场的女人都愤怒地打断她的话。这个疯女人怎么啦,她竟敢反对起皇上来了!大家不都是生活得很好吗?难道一切不是很好吗?没有皇上,巴黎人休想生活得这么快乐呀。

加加顿时像从睡梦中醒来,怒不可遏,冲着莱娅叫道:

"闭起你的嘴!你真是胡言乱语,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呀,我曾经经历过路易。菲力普时代,那是穷光蛋和吝啬鬼的时代,亲爱的,后来到了四八年,唉!那是什么共和国,简直不是东西,令人讨厌!我对你讲,二月以后,我穷得连饭都吃不上,你若也经历过这种生活,你也就会感激得跪在皇上面前,因为他待我们真像父亲,的确,他待我们像父亲……"

大家不得不劝她平静下来,但她仍然带着宗教徒的狂热劲儿,继续说道:

"啊!天主,保佑皇上打胜仗吧!保佑我们的伟大的帝国吧!"

大家都重复着她的话。布朗瑟还说她为皇上点蜡烛祈祷过。卡罗利娜由于一时热情高涨,曾经在皇上经过的地方来回游荡了两个月,但是却没有引起皇上的注意。 其他人都言辞激烈地一起攻击着共和派,说应该把他们都消灭在国境线上,好让拿破仑三世打败敌人后,安安稳稳地治理国家,让全国人民过上快乐的生活。"这个卑鄙的俾斯麦,他真是个恶棍!"玛丽娅。布隆提醒大家。

"这个家伙我还见过呢!"西蒙娜说道,"如果我早知道发生在今天的战争,当时我就会往他的杯子里下毒药。"

然而,布朗瑟却一直惦挂着她那个被驱逐出境的普鲁士小伙子,她竟然为俾斯麦而辩护,说他也许不是坏人。每个人都应该尽到自己的职责嘛。她补充说道:

"你们知道他是很崇敬妇女的。"

"这关我们屁事!"克拉利瑟说道,"我们也许还不想要他崇敬呢!"

"像他这样的男人毕竟太多了,"路易丝一本正经地说道,"与其同这种魔新乡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鬼打交道,还不如不理睬他们。"

她们继续争论。她们恨不得扒光俾斯麦的衣服,每人踢他一脚,她们都是拿破仑三世的狂热崇拜者。这时,塔唐。内内反复说道:

"这个俾斯麦!说起他来我就觉得恼火!……啊!我真是恨他!……这个俾斯麦,从前我一点也不了解他!一个人不可能了解所有的人。"

"这没关系的,"莱娅。德。霍恩用一种作结论的口吻说道,"这个俾斯麦会把我们狠狠揍一顿的……"

她无法继续说下去了,大家对她群起而攻之。嗯?什么?要狠狠揍我们一顿!这个俾斯麦将被枪托赶回老家去。她说完了没有,这个法国坏女人。

"嘘!"罗丝。米尼翁提醒她们,她听到她们吵吵闹闹,心里挺恼火的。

她们现在又想到了那具僵尸,大家倏地住嘴了,觉得有点尴尬,面朝死者,她们都怕传染上天花。外面马路上,又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口号声:

"进军柏林!进军柏林!进军柏林!"

于是,她们决定离开这旅馆,这时外面走廊里有一个人叫道:

"罗丝!罗丝!"

加加吃了一惊,赶紧去开门。但她出去一会儿又回来了,说道:

"亲爱的,是福什利在那边,他现在呆在走廊的另一头……他不肯过来,你一直呆在尸体的旁边,他正在生你的气呢。"

米尼翁终于撺弄着新闻记者上楼来了。吕西仍然呆在窗外,俯着身子,瞥见那些先生们站在人行道上,抬着头,向她做着手势。米尼翁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拳头,斯泰内。丰唐。博尔德纳夫和其他几个人张开胳膊,脸上露出焦虑。责备的神色;而达盖内却不愿把自己牵连进来,他反背着双手,一个劲的抽着雪茄。

"说真,亲爱的,"吕西让窗户开着,说道,"我答应过劝你下楼的……他们正在楼下等我们呢。"

罗丝悲痛地离开了那只装着劈柴的箱子。她嘟哝道:

"我就下楼,我就下楼……当然罗,她现在是不需要我了……我要叫一个修女来……"

她转过身子,却癫痫病的危害性有多大没有找到自己的帽子和披肩。她不由自主地往梳妆台上的脸盆里倒满了水,她一边洗手,一边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的死给了我一个沉重打击……过去我们两人的关系很不好。唉!你们瞧,现在我竟然痴心起来了……啊!我头脑里想得很多,我真想死掉算了,反正世界末日来临了……对,我现在是需要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

尸体开始在房间里散发出臭味。大家在里面呆了很久,刚才还没有注意到这股气味,现在却都惊慌起来。

"赶快走,赶快走吧,我的小宝贝们!"加加连连说道,"这里很不卫生。"

她们向床上瞟了一眼,便急忙往外走。吕西。布朗瑟和卡罗利娜还未走出房间,罗丝在房间里看了最后一眼,想把房间收拾得更整齐一些。她把窗帘放了下来;但她觉得点灯不合适,应当点上一支蜡烛,便点燃壁炉上的一座铜烛台,把它放在了尸体旁边的床头柜上。明亮的烛光顿时照亮了死者的脸。真太可怕了,女人们都吓得浑身发抖,于是拔腿就往外跑。

"啊!她变了样了,她真的变了样了。"罗丝。米尼翁悄声说道,她是最后一个走的。

她走出房间,把门关上。现在只有娜娜一个人留在那里。她在烛光下仰着脸,她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是一滩脓血,是一堆扔在垫子上的一堆腐烂的肉。脓疱侵蚀了整个面孔,一个挨着一个,脓疱已经干瘪,陷下去,既像灰色的污泥,又像地上长出来的霉菌,附在这堆不成形状的腐肉上,面孔轮廓都已分辨不出来了。左眼已经全部陷在糊状脓液里;右眼半睁着,深陷进去,像一个腐烂的黑窟窿。鼻子仍在流脓,一整块淡红色的痂盖从面颊延伸到嘴边,把嘴巴都扯歪了,像在发着怪笑。在这张可怖。畸形的死亡面具上,那秀发仍像阳光一样灿烂,宛如金色溪水飞流而下。爱神在腐烂。看来,她在阴沟里和无人过问的腐烂尸体上染上了毒素,并毒害了一大群人,这种毒素已经曼延到了她的脸上,把她的脸也腐烂掉了。

房间里空荡荡的。这时从大街上刮来一阵凄凄的狂风,把窗帘刮得鼓了起来。

"进军柏林!进军柏林!进军柏林!"

© wx.akubn.com  秋忆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